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扬刀外西澜 第四百八十七章 城主之战开始

    城主之战地点在旭阳城的北面,这里设有一个近二十五万平方米的会场之地,这是专门用来城主之战的会场,虽然十年才来一次,但是这里却是干干净净,每天都有人打扫。

    天都还没有苏醒,便有数十万人已到达,特别是许多的家族,这可是他们站线的时机,要是站错队,有可能是整个家族的毁灭,这不是他们希望看见的!

    如今在整个旭阳城只有两个家族,一个是现任城主的褚家,另外一个是风头正紧的许家,而且听说许家和中域的天羽宗有着很深的关系,这让许多的家族忌惮不已。

    “出发,神话,今天可是个重要的日子!”拓跋衍现在已经准备充足,迫不及待。

    “我觉得今天的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我感觉今天要出事情!”铁君义十分的肯定,他敢肯定现在旭阳城知道他铁君义这个名字的人不知有多少,他的名字真的是太煞人。

    “你确定?”拓跋衍倒是觉得铁君义的担心有些多,这加个名额没有什么的,应该不会出现什么状况。

    “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也是第一次走出西澜!”铁君义露出了一丝的苦味。

    因为他第一次来这里,第一次离开西澜;因为他是神话,一个无敌的战神,一个拥有绝世战力的妖孽,这绝对和褚家是八竿子打不上边的,从任何的一方面来说都是外援,一个十分明显的外援,绝对和褚家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拓跋衍沉默,事情变得有些不利。

    “放心,一切有我!”铁君义露出淡淡的邪笑,有些阴险的看了拓跋衍一眼,看得拓跋衍一阵冷汗直流,喏喏的说道:“你又有什么坏主意?是不是又要弄在我身上?”

    “怎么可能,我是那样的人?”铁君义呵呵小说道,可是看着铁君义的笑意,拓跋衍心中更加的悬了起来,他可是知道这铁君义一肚子的坏水,一不小心就会着了道,有些小声的回答道:“我不相信你!”

    “放心吧,对于你来说都是好事,这点你一定要相信我!”铁君义铿锵有力的说道,一脸得我为你好的样子,可是我们的拓跋兄却是一脸的苦涩,知道自己又要落入铁君义的网中,惺惺的说道:“我更加的不相信你!”

    “你绝对要感谢我的,哼哼!”铁君义懒得和这个家伙扯,可是拓跋衍来了一句:“你温柔一点噶!”铁君义差点一头栽在了地上,真想一飞脚送走这丫的。

    ......

    比赛会场分为几个大区,其中最为显眼的就是参加城主之争的一个高台区域,在整个会场的东北方向之上,一个是给有声望家族势力所在的区域,再一个就是一般的区域,这里什么人都可以在这里乘乘凉。

    在武战会场高台区域之上的座位年年都是现加的,是根据所参与的家族来设定而规定,今年的主角是褚家和许家,上面只有两个家族的座位。

    此时的褚奇有意无意的看着在许承天身边的七个年轻人,这几个人当中,他只识其中两人,一个是许浩,这个是许家的大公子,另外一个是天羽宗的一个内阁弟子,好像是一个天赋超凡的少年高手。

    “事情变得有些麻烦了!”褚奇心中有些烦躁,不是他不相信铁君义两人,而是因为现在的许承天太过淡定, 还一脸的嬉笑看着他,这实在是有真意,这意思好像在说我知道你有铁君义这尊大神,但是我却是不会退缩。

    褚天成在褚奇的身后,褚奇的一切身部变化都落入了他的眼中,看着褚奇有些颤动的身体,知道此时父亲有些平静不了,轻声出声问道:“父亲,怎么了?难道有什么变故不成?”

    “哎!”褚奇苦涩的摇了摇头,他现在才重视起一个问题,那就是铁君义的身份,不是因为别的,铁君义的名声太过喧哗,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块亮眼的招牌。

    “我们疏忽了一点,神话太显眼了!”褚奇有些落寞的说了一句。

    “嘎!”褚天成心中也是一顿,的确如此,神话太耀眼,然而比赛参与规定要的是家族势力,他不是褚家的人,事情有些复杂......

    铁君义和拓跋衍来到这武战之地,褚家侍卫早就等待他们,然后很顺利的就来到了高台上,而当看到褚奇苦涩的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所有的东西都在他的头脑了略过一遍,知道褚奇也想到了事情的关键。

    很是平静的走了过去,对着褚奇说道:“放心吧,褚城主,一切交给我,绝对不会有问题!”

    “嗯?”褚奇皱了一下眉头,铁君义的话让他有些听不懂。

    “我真的很不想出名的,奈何奈何!”铁君义笑得很平静,告诉褚奇他什么都知道。

    “那好,一切都交给神话来做主。”褚奇听出了铁君义话中的意思,加上铁君义如此肯定,想到铁君义应该有了什么好方法了。

    “放心,没有事情的!”铁君义很肯定的说道,然后又看了一眼身边的拓跋衍,露出不知名的笑意,看得拓跋衍一阵胆寒。

    “靠,铁君义,你小子一肚子的坏水,告诉你你要敢坑我,我绝对要你和单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拓跋衍一副要远离铁君义的样子,他现在真的有些想要远离这家伙,这家伙一定在想到如何整蛊他。

    “你就安心吧,绝对的好事,这点你真的一定要相信!”铁君义很肯定的说道。

    “你此间的话最少十分之九!”拓跋衍一脸不相信。

    “哎,褚悠然小姐呢?”铁君义看着褚奇,因为一会和她有关。

    “然儿有点事情要办,应该很快就会赶来!”褚奇不知道铁君义为什么会如此问,但是她他敢肯定这绝地和自己的整个宝贝女儿有关系,难道他......

    “哦!”铁君义嘴角露出嬉笑。

    看着铁君义的样子,褚奇越来越怀疑铁君义对自己的女儿有意思,但是有一点很是质疑,因为铁君义好像从来没有对自己女儿有过什么好感,看见自己的女儿好像没有任何的波动,倒是他身边的那个大憨少年倒是对自己的女儿有意思,只是......算了,随他们吧!

    铁君义的眼神扫向许家所在的位置,有七个年轻人,还有许家的主要人员,然而最让铁君义在意的是一个灰衣老者,看样子这人不是许家之人,这个人是一个战皇高手,实力在战皇三重左右,这应该是许家最为重要的底牌,那几个年轻人铁君义倒是没有在意,实力虽不错,但难以激起他的兴趣,没有意思,最高那个人是战魂七重巅峰的实力,这个就交给拓跋衍绝对没有问题,还有一个是战魂七重初期而已,没有必要害怕,交给褚天成就够了。

    “那个背大刀的就是传说中的神话铁君义!”许家许浩对着身边的几个年轻人说道,样子略微带着不屑。

    “也不怎么样!”

    “确实不怎么样,战魂二重而已,没看出来有什么厉害的,真想和他战上一场,看他是否如传闻那样的厉害,那样的神!”

    “有机会的!”许浩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

    “诸位久等!”褚悠然的声音在铁君义等人的身后响起。

    “然儿,你来了,正等待你呢!”褚奇看着自己的女儿,高兴的说道,又看了一眼铁君义,哎...

    “铁公子,你们也来了!”褚悠然看着铁君义和拓跋衍,温和的说道。看着自家女儿对铁君义的态度,褚奇有些苦笑,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好,下面,我宣布城主之战开始!”每次主办的都是佣兵团,丹药会,以及炼器阁三方中的老祖。“请两家参加战斗的人一切上台!”

    五场战斗五个人,许家族人中除了那个丹师以及许浩,其他三人都是外人。因为是五局三胜制,所以褚家这一边没有炼器师了,褚家五人是铁君义,拓跋衍,褚悠然褚天成,以及褚家一个族弟褚跃。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