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我捡了一个宝

    大鱼是一个海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平淡无奇比比皆是的凡夫俗子。

    但是大鱼活得贼开心,因为他喜欢一个女孩,她叫花莹莹,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婀娜多姿出水芙蓉绝世佳人。

    可是……

    她是富有村长亲生的宝贝女儿,他是驼背婆婆捡来的可怜孤娃。她是琼浆玉液仙瓶里的仙葩,他是煤堆瓦砾草地上的狗尾巴草……不能说太多,除了都是十八一样的年纪,剩下的都是泪啊。

    但是,天地般落差没有阻止不了大鱼贼一般喜欢她。

    故事从一个平凡的一天开始讲起。忘了说了,海人都是生活在大海的最深处,他们离不开水,大鱼一直认为所有生物都是活在水里,直到这一天……

    “鱼儿,快起来,别睡了。”说话的是驼背奶奶,上下两排要掉光的牙齿拦不了太多水流涌入口腔,当她吐水的时候就会“咕噜咕噜”的冒出格外大的气泡。

    (海人说话都会冒泡)

    每天到这个点,奶奶就会踮着她那双小脚,毫无响动,也不敲门直接闯进大鱼的房间。

    大鱼不知道为什么奶奶走路没有任何声响,似乎有一种悄无声息的绝学。

    “拜托,我的好奶奶,我都这么大了,能不能先敲门?让我有点隐私好不好?”

    “隐私?什么隐私?”

    奶奶鼓起两只没有光茫的眼睛旋转着,一脸疑惑。

    “什么隐私要瞒着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大,没良心的小仔子。”

    大鱼没法和奶奶说隐私的事情,在她心里他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小仔子,看着她越来越老去的相貌,大鱼有些难过,觉得有必要好好孝顺她,起码不要惹她生气。

    “奶奶,我走了。”大鱼嘴里包着一个鱼团(鱼肉捏成得球,海人食物),拿起一个水网和一个手硫磺石。水网是他装鱼的,有一根红绳能控制网口大小,正好套在脖子上。硫磺石当然是照明作用,大海里很好寻找,即使海人的视力极好,有些地方还是需要它照明才能看得清。

    “哟,又起这么早抓鱼?”铁匠独臂爷爷总是第一个客气的向他打招呼,然后呼啦啦的生炉子开始打铁,靠的也是硫磺石产生热量。

    “早。”大鱼点头回应,看着他那丢了一只的胳臂处,甚是可怜,传闻是跟鲨鱼搏斗被咬掉的,大鱼很佩服他有本事能在鲨鱼嘴里逃出来。

    寂静的珊瑚谷开始忙碌了起来:裁缝瞎子婆婆开始制作屠夫爷爷新定制的鱼皮衣;屠夫瘸子爷爷背着一条青色虎斑鱼准备给哑巴爷爷送过去;教书哑巴爷爷在等待几个孩子们来上课……

    “大鱼,花莹莹好像醒来了,你是不是去找她呀?”瞎子婆婆不知道怎么看见大鱼的,她的眼睛似乎比任何人都要光明,裂开两瓣像水虫一样的肥唇,露出零落的残牙,她说话后也咕噜咕噜冒出格外大的一大串气泡。

    一条街上,听到的人都哈哈笑起来,大鱼羞愧难当,双脸绯红,百米速度跑出村子。

    三十几户的村子,也有百来个海人,怎么大鱼的这点心思似乎每个村名都晓得。

    这也不难怪,大鱼是村里极少数完整的人,他们都是老弱病残,所以他们格外关注这个男孩的事情。

    “唉,珊瑚谷要成老弱残疾谷了。”繁殖后代的大任似乎要压在大鱼和花莹莹的肩上,大鱼一人偷偷不知羞耻呆笑起来。

    可是花莹莹的父亲,那个掉进钱眼说话不利索的结巴伯伯对大鱼没有好感。因为大鱼没有钱,他不会将她宝贝女儿嫁给一个没有钱的穷小子,那样的话他收不到一笔可观的财富。

    大鱼暗暗发誓要好好赚出一笔财富,重重的丢在她父亲的脸上,他肯定会结巴的说:“好好好……大大……的……一一一……笔笔……钱钱,我女儿……非非……你你……不嫁”。

    别白日做梦了,大鱼还是很理智的,很快收起刚才那个幻想,朝着一个比较黑暗的地方游去。

    捕鱼赚钱,是大鱼想到的第一方法。

    靠抓鱼卖钱似乎是拿小虾米喂大鲸鱼,但是目前只想到这个办法。也许鱼到水前必有水吧,说不一定出现奇迹也不一定。

    游了五百多米,越来越漆黑,不得打燃硫磺石,火焰喷了出来,遇水不灭,靠着它的光芒,才能看得清前面才可继续游。

    所有的小生物,水虫、水虾、小鱼都避开光芒,躲得远远的。它们也不是大鱼的菜,还不够塞牙缝。

    到了一个峡谷,因为没有海人打扰,这里的珊瑚长得格外密集,各种颜色,各种大小。比如软珊瑚,柔软的细丝跟女人头发差不多。比如柳珊瑚,没有树叶的树杈一样。比如角珊瑚,粗壮的茎块乱长相互拥挤在一起。比如苍珊瑚、笙珊瑚、石珊瑚等等,眼花缭乱,举不胜数。

    大鱼游到一片绿珊瑚上,翠绿色,扁扁的,细长的身子只有根部紧紧抓住地皮,在水的推力下才不被拉走,味甘能吃,所以里面鱼就多。

    大鱼找的是一种豹纹鱼,这种鱼肉嫩刺少,有丰富营养,海人最爱吃,在县城能卖个好价钱。

    从珊瑚里拉起一张大网,那是他提前埋下的,心里很期待不错的丰收。

    但是很快失望起来,一条鱼也没有。真是见鬼了,鱼呢?死哪去了?是不是自己抓的太多了?灭绝了?不可能。

    大鱼继续收着渔网,拉不到一半,突然就拉不动了,一股力量在死死拽着渔网。

    好奇怪,怎么回事?莫非逮到几百斤大鱼了?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他的渔网只能逮小鱼,更何况那个东西很明显是个静止的东西。

    大鱼朝渔网另一头游去,心里明白了一条鱼也没有的原因,倒要看看是什么鬼东西挡住他发财娶妻之路。

    大鱼看到的不是大鱼!不是大石头!也不是大树大水草什么的!什么鬼东西?

    大鱼脑子嗡嗡的水响,从来没见过的东西,钢铁制成的大怪物,椭圆形,有点像蛋。似乎被渔网缠住在珊瑚石上,不能动弹。

    大鱼沉了沉心,提醒自己不要害怕,这个东西不是一个生物,他慢慢靠近,想看个仔细。

    首先看到是尾部,比较细,几片大鱼鳞一样的铁片聚在一起,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沿着圆滑的四周绕了一圈,四周能看到极细的裂缝,缝隙两边还有一排排圆圆的钉帽子,中间粗两头细,全部都是铁皮包裹着。

    “这是个什么玩意啊?”大鱼脑子飞快的翻阅少的可怜的见闻,想不到答案,毕竟他只去过县城而已,能有什么见闻?

    这个应该是个高科技产品,大鱼觉的唯一合理解释就是:我们海人科技发展已经很厉害了,我这个穷沟沟的娃还蒙在鼓里。

    他决定将这个高科技产品拉回珊瑚谷,让那些老孺病残的村名开开眼界,把心思转移到别的地方,比如外面的世界很奇妙,省的他们怨天怨地怨命运,也省的他们老拿自己开刷。

    说动就动,确定渔网缠的没有问题,拽着另一头就往回游。别怀疑他是怎么拖动这么大怪物,水底下不需要多大力气就能推动庞然大物。

    大鱼越游越开心,觉得自己捡了一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