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1章 当年真相

    而且母亲走的那一日是清醒的,还唤了她和二哥前去说了许多话,后来,祖母来了,母亲便让丫鬟带了她和二哥去别处玩。

    再然后,母亲就出事了……

    所以,母亲生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应当就是祖母。

    她那时太小,只沉浸在惊恐之中。在昨夜之前,更不曾将母亲的死往祖母身上联系过半分。

    季大夫又想叹气。

    老夫人什么都不好,就是不擅撒谎,谎话说得这般不圆满,也怪不得如今二姑娘非但不信,反而倒过来疑心她。

    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夫人背下这个黑锅,让姑娘与老夫人之间横生芥蒂。

    此时此刻,他作为老夫人忠实的拥簇者,除了将实情说出来,已经别无选择。

    维护老夫人的大旗,绝不能歪,要拿稳了才行!

    季大夫屏退了身边的药童,方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夫人确实是中毒而死,只是下毒的人,却不是老夫人。”

    徐婉兮的瞳孔顿时收缩。

    母亲……母亲竟真的如昨夜那周婆子所说,是被毒死的?

    “是谁!”

    她攥紧了袖中的手指问道。

    “是夫人自己。”

    徐婉兮惊异到了极致,一时无言。

    季大夫叹息道:“夫人自觉有病在身,已是拖累了世子和国公府,又不愿因此影响到二公子和二姑娘的前程亲事再者,夫人自幼性格要强,也接受不了自己患了这样不受控制的病症……夫人是自己坚持服药自尽的。若不然,单凭世子待夫人的情意,又岂会善罢甘休?”

    徐婉兮摇着头,大颗的泪水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我不信母亲会轻生……”

    父亲待母亲那般体贴,她与二哥还年幼,母亲怎能舍得下这一切?

    “二小姐尚且还小,许多事情你即便今日想不明白,却终有一日会懂的。夫人患病四年,早已被恐惧和愧疚磋磨得毫无生机了。”谈到这些,季大夫眼神复杂而悠远。

    当年的真相,远远不止这些,但那些可怕的过往,他曾答应了夫人,绝不会多提半个字。

    若不然,夫人的死,便真的没了意义。

    “老夫人之所以不愿告知二小姐真相,实则也是夫人的遗愿,恐二小姐因此难过伤心。今日若非见二小姐心中对老夫人存疑,我本也不该多嘴说起。”

    徐婉兮背过身去,紧紧捂住满是泪水的脸。

    好半晌,她才语气颤抖地问道:

    “母亲当年究竟为何会突然得了疯病?”

    季大夫:“是因夫人身边的周婆子照看不周。”

    “照看不周到何种地步才会使人得疯病?”徐婉兮横竖不肯相信这个说法。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种古怪病症亦是层出不奇……即便我行医多年,所见却也只是九牛一毛。”

    徐婉兮勉强信了。

    只是说到此处,她又忍不住略带狐疑地问道:“可母亲不是孤女吗?怎还有如季大夫这般医术高超的家仆傍身?”

    “那是后来家中败落之后的事情……”

    季大夫在心中叹了口气,并不愿多谈往年之事。

    “二小姐须得谨记,国公府在夫人最艰难的时候将夫人迎娶过门,尊为正室,百般善待。夫人自戕,亦是为了保全国公府和公子姑娘的颜面,用心良苦。老夫人也是因此,总是格外宠溺姑娘几分。二小姐应当心怀体谅,而绝不可受恶人挑唆。”

    徐婉兮久久无言。

    先前有了张眉寿的梳理,她的神思还算清明,如今听得季大夫的话,细细想着,已是被说服了。

    只是,她总觉得,季大夫与祖母和父亲他们一样,似乎一致隐瞒了她一些关键的事情。

    她又问了些母亲生前和事情,以及外祖家的过往。

    可无论她怎么问,季大夫皆三言两语敷衍过去。反而一边摆弄药草,一边不停地地宣扬吹捧祖母的好。

    徐婉兮最后实在听得受不住了,唯有放弃了追问。

    她未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去了兄长徐永宁那里。

    母亲患病时,二哥好歹三四岁了,万一他隐约记得些什么呢?

    徐永宁默默无言,仰面望天。

    别说三四岁的事情了,就是昨日夫子刚教过的诗词,他已然一个字都记不起来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长了个假脑袋。

    ……

    另一边,定国公世子正安慰着定国公夫人。

    “当年婉兮未足月便出世,生来体弱,阿珠本就因那妖僧入京而终日惶惶。若不是周婆子怂着阿珠未出月子便带婉兮出门上香求什么平安符,阿珠也不会遇到那妖僧,马车不会落水,她更不会因过度惊惧而患了疯病……母亲当年发落周婆子和她那赶车的丈夫,也是依照规矩办事。”

    谁知后来周婆子的丈夫出了意外死了,周婆子接连丧夫丧子,竟将一腔仇恨都压到了母亲身上来。

    提到已故儿媳生前之事,定国公夫人眼睛发红,拿帕子揩着眼角。

    一旁的定国公后怕地看着妻子道:“你这辈子就是太心善了,当年就该听我的,将那周婆子一家全都打发出去!”

    “我本想着她也是无心之过,便不想断了他们一家的活路……”

    谁成想当年的一丝善心,竟险些要了她的性命。

    说到这里,定国公夫人自己也觉得惊险无比。

    季大夫昨日说,那毒药无色无味,寻常不留意根本验不出,虽一时要不了她的性命,可若日日连服,至多只需一两月的光景,便可送她去见前儿媳了。

    若非是近来天气燥热,她胃口不好,那些补品炖品一概不愿多用,后果早已不堪设想。

    只是……

    “却连累到万氏腹中那孩子了。”定国公夫人眼中皆是愧疚。

    那毒对正常人而言是慢性的,对怀有身孕的女子却是大忌。

    定国公世子劝慰道:“母亲也是出于好意,命人炖了燕窝给万氏补身子,又岂会知道厨房里会有周婆子那等居心叵测之人?”

    定国公夫人踌躇了好一会儿,才忍不住说道:“实则我也没有那般好心……那燕窝本是厨房炖好了端来给我的,只因你父亲他看得紧,明知我胃口差,却偏偏日日都要过问我的饮食,我当时也是为了寻个藉口将那盅燕窝打发掉……”

    什么特地炖给儿媳妇补身子,根本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