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九章 如遇不可敌,你当如何?

    第九层与其余八层不同,没有护法,没有监牢,也没有光,更没有声音。

    没有一切。

    唯有黑暗和安静。

    还有深处的一团紫光。

    那是一把泛着紫光的剑,悬在空中,剑尖向下,丝丝缕缕的剑意从剑尖溢出,结成一个半圆罩住地面,仿佛一个紫色鸟笼。

    鸟笼中关着一只鸟。

    冥九静立笼中,没有去看悬在头顶的紫剑,亦没有尝试挣脱牢笼,只是静静看着眼前黑暗,深邃如海的眼中没有一丝波澜,不知在想什么。

    自从被抓后,冥九没有逃脱之念,只是静等三月初九的到来。抓她之人将她留在天净寺后没有逗留,只留下这一把紫剑,困住她的其实并非镇魔殿,而是这把紫剑,在这把剑的剑意下,她甚至连引冥火自焚都做不到。她也不希望有人来救自己,因为无论谁来,都无法抗衡这把剑,将她带走。

    也直到见到那人,见到这把剑,冥九才意识到自己所谓的复仇是多么可笑,不过也正因如此,冥九反而释然,三月初九一到,自己便可解脱。

    回想一生,好像从五岁年那开始,便从未有过轻松,反而在这天净寺中,不用再去想复仇,落得一身释然。但有一人,冥九却不得不想,或者说做不到不想。

    她有些后悔,后悔丢掉那根发簪。

    纵然他是孔忧的徒弟,可就跟元恒一样,她不该怪在他头上的。

    他知道自己被抓了么?

    三月初九那天,会见到他吗?

    亦或说在那座小镇,那个巷口,她已经见过他最后一面?

    就在这时。

    一条竖直光线出现,缓缓扩大,冥九看向远处,那道推门而入的身影。

    ……

    往生池畔,灵寻的视线跟着方青进入第九层,就在门开的一瞬,她脸色大变,问道:“那是什么剑?”

    如来没有回答,只是道一声阿弥陀佛。

    ……

    镇魔殿中,剑意迎面而来,即便方青隔着很远,即使剑意无自主意识,可方青依然感受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手中红名刀颤抖嗡鸣,仿佛兴奋,又仿佛在恐惧。

    方青见过很多剑,衡阳卫所佩之剑便是天下顶尖,星月剑、朝阳剑、正阳剑,甚至元嵩的衡阳剑,方青都见过,可即便在号称天下第一剑的衡阳剑身上,方青都没有过此时此刻的感受,生出一股无力感和绝望感,无法匹敌,更不可匹敌。

    方青握紧红名刀,控制红名刀不再颤抖的同时,亦强行镇定自己不要颤抖。

    他运使灵象忍辱,顶着这股剑意威压,缓缓前行,慢慢靠近那把紫剑。

    然每走一步,他都要花上很长时间,走了十几步,他足足花了两个时辰,终于离那把紫剑近了些,亦看到囚于紫剑下的冥九。而此时此刻,方青身上血流不止,如果说刚才方青力挫八大护法,已然受伤不轻,那此时便是身受重伤,每对抗一丝身前的无主剑意,都像是要搬走一座山。

    他走不动了。

    而这时冥九也看清了方青,她双拳握了握,道:“别再过来!”

    方青想了想,道:“我来救你出去。”

    冥九摇摇头:“回去吧,谁也救不了我。”

    方青问道:“谁抓的你?”

    “衡皇,元瞾。”

    冥九看了眼头顶,道:“这是他的剑,你千万不要再过来。”

    ……

    镇魔殿外,灵寻问道:“原来是元瞾抓了陛下,此剑……莫非他已入元神?”

    如来点点头,道:“这便是我说,即便老衲想救冥皇,也无法做到的原因。冥皇身处镇魔殿中,可真正困住她的是那把剑,没有人能在那把剑之下救走冥皇。”

    灵寻望向往生池,神色无比凝重。

    ……

    冥九让方青不要再靠近,方青也没有再靠近,因为他实在走不动了,静静站在那,看着冥九。

    冥九道:“他是元神,世间已无人能救我,你回去吧。”

    方青紧紧握了握手中红名刀,又缓缓松开。

    元神…….

    除当年道祖之外,数千年来无人踏入之境,传说此境已然可飞升成仙,本尊虽不在,可这把紫剑之强,即便灵寻在此也无法匹敌,方青如何能救?

    冥九转身,背对方青,道:“走吧,我是冥族,你是人族,这不关你的事。”

    她挥挥手,仰起头,背影孤傲。方青看不到冥九的脸,也看不到冥九眼眶中将落不落的一滴蓝色眼泪。

    当你知道,与有些人的见面将是最后一面时,有些情绪总会泛起,而一些曾被忽视的画面,也会像不速之客一般,突兀地浮现在你脑海。

    冥九看到了那道剪烛的身影,看到了将发簪递给她的那只手,看到了那只被自己狠狠踩踏的脚,还看到许许多多其它画面,每一幅都与方青有关。

    她似乎不想再去看,闭上眼睛,那滴悬着的眼泪终于被挤得滑落下来。

    冥九没有听到方青的脚步声,她大喝问:“你还不走?”

    “关我的事。”

    方青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元恒说的对,元氏欠你的,他来还本就应该,而我师傅欠你的,我也要还。还有,你曾问我是否恨你,当时我没来得及回答你,我现在想说,其实我并不恨你。”

    方青顿了顿,继续道:“但其实我是想恨你的,可我没有做到,就像那天在山洞里看到你时,我本已挥刀,可最终却落不下去,这也是我始终最愧疚映景的地方。你本该在我心里,如今却被关在这里,如何与我无关?”

    方青笑了笑,道:“有些事情,没的选择,可有的事情有,你就在那里,我或许救不了你,可我不允许自己转身,或是只能在这么远的地方看着你,我总要做些事情的,不是么?”

    蓄力已久的方青踏前一步。

    冥九猛然转身:“其实元瞾并不想杀我,他只是想要厚土鼎而已,你回去!回去告诉灵姨,可以试着拿厚土鼎来换我,但你不要再走过来!”

    元瞾抓了冥九后,告诉冥九,只需她交出厚土鼎,他就可以放冥九走,冥九虽不知元瞾为何想要厚土鼎,可她自不会答应。而元瞾冥九关在天净寺,又岂会真的为了等待一个月后,让更多人来观看审判,不过是为了给冥九时间,让她可以答应用厚土鼎来换自己性命。可即便冥九身处无尽黑暗,她也没有屈服,绝不答应元瞾。

    冥九本不会将这事说出,只会烂在肚子里,因为她难保冥族知道后,真会拿冥族镇族重宝来交换,那她就成了冥族的罪人,与之相比,她宁愿一死。

    可此时此刻,她告诉方青,不是想让方青告诉冥族而让他们拿厚土鼎来换她性命,只是为了让方青有另一个选择,一个可以立马离开的选择,而不是继续上前。再靠近,方青会死在她面前。

    方青道:“他抓你是为拿到厚土鼎?”

    冥九道:“是的,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可他只是想要厚土鼎。”

    “原来是这样。”

    方青笑了笑,道:“好一个卑鄙无耻的衡皇。为了骗老冥皇离开地底,可以牺牲元恒,为了拿厚土鼎,可以用这种卑劣手段威胁你。”

    方青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为了顺利进入天净寺,他身上穿着朝阳卫服。此刻,方青抬手,狠狠揭下这身世人梦寐以求的卫服,随手一抛。

    方青望着冥九片刻,随后视线抬高,望向那柄不可匹敌的紫剑。

    他已经走不动了,可有的事还能做到。

    当你遇到不可匹敌,你会有很多选择,避其锋芒,转身退去,没人会指责你什么,反而会说这是聪明的选择,因为这是对的。

    但有的时候就是不愿聪明,不愿对,就是愿意去错,又当如何?

    冥九就在那里。

    元瞾留下的剑就在那里。

    胸中那口难平意气就在那里。

    于方青而言,他只会做一个选择。

    方青手中的红名刀不再安静,而是发出一声清澈刀鸣,没有任何恐惧退缩的意味,这把天下第一刀,此刻充满渴望,期待昂首缨锋。

    方青猛然高举红名刀,挥下。

    镇魔殿内外,冥九和灵寻同时色变,如来也大惊失色,可谁都来不及做什么。

    一道红色刀芒,落向紫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