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章 试一试

    三日后。

    冥都一间石室内,一滴水挂在钟乳岩的下尖,晃晃悠悠,悬了一会后,终于坠落,滴在下方石床上那名少年的额头。

    方青浑身缠着布条,气息微弱,已经昏迷三日,此时似乎感觉到额头一凉,缓缓睁开眼睛。

    眼中那根钟乳石渐渐清晰,方青第一反应便要爬起,却动弹不得,紧接着便是第二反应。

    痛。

    浑身剧痛。

    每一寸血肉,每一节骨骼,都像被山岳碾压过,仿佛已经碎烂。方青试着运转元气,心却咯噔一下。

    体内没有一丝元气,华池不见了,绛宫消失了,紫府也不见踪影。此时此刻,他修为已尽散,只是一个普通凡人,甚至比普通凡人还要虚弱,连握拳的力气都没有。

    方青回想起三日前。

    当时,他向那把紫剑挥刀,那股强横不可敌的剑意生出反应,宛如沉睡的巨龙猛然睁开眼睛,那一瞬间,方青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万剑贯穿,支离破碎。旋即便晕死过去,直到现在醒来。

    此时此刻,方青脑海又浮现出那把紫剑的模样,生出一股深深的恐惧,转念又想到被那把剑困住的冥九,满心无力。

    “你醒了?”

    不远处有声音传来,推门而入的灵寻快步走到方青近前。

    方青撇头,问道:“是前辈救了我?”

    灵寻摇摇头:“是你的刀救了你。”

    方青不解道:“我的刀?”

    灵寻抬手一指,方青顺着看去,那里是一张石桌,桌上放着一把断成两截的刀。

    “你真该谢谢刀圣,谢谢他赠你的这把刀。”

    灵寻道:“你挥那一刀根本就是找死。若非红名刀本身的刀意替你挡下大部分剑意,就连神仙都救不了你。”

    方青视线落至红名刀的断口,断口处平整光滑,仍残留着些许霸道无匹的剑意,仿佛正午烈阳般刺眼,令人无法直视。

    方青笑道:“我当时就是看那把剑不爽,就是要砍它一刀。”

    “我看你是想在陛下面前逞威风吧?”灵寻白方青一眼,道:“你知不知道你拼命挥出那一刀,却连靠近那把剑都做不到,瞬间就被它的剑意碾压,你还好意思说?”

    方青叹了口气,灵寻道:“不过话说回来,能挥刀撼动那把紫剑者,恐怕也唯有刀圣了。”

    灵寻看着方青,顿了顿,道:“说实话,纵然你是孔忧的徒弟,我之前也不认为你配得上陛下,直到那天看到你为了陛下,向那把紫剑挥刀。那一刻,我觉得你可以。”

    方青沉默,灵寻又问道:“为了挥出那一刀,让自己从此变成普通人,值得吗?”

    方青看着灵寻的眼睛,道:“值得。”

    灵寻叹了口气,方青低下头,眼神幽幽道:“只一把剑就如此,元瞾本人又会强到何等地步……”

    当年刀圣曾向中州出刀,却被一道剑光拦停在中州边境,那道剑光主人应该就是元瞾,而且元瞾当时恐怕还未尽全力,直到方青见过那把紫剑,才知元瞾的可怕,或者说想象不到他的可怕。

    灵寻道:“这么说吧,以我的修为,也没把握能与那把紫剑匹敌,至于元瞾……”

    灵寻没有说下去,只是摇了摇头。

    方青问道:“前辈是如何救我出天净寺的?”

    灵寻道:“如来没有为难你我,还和我一起为你第一时间驱除剑意,或许因为你是他师弟的徒弟吧。”

    方青道:“前辈告诉他的?”

    “是他自己看出来的。”灵寻道:“你以一身龙象神力扬名,我能看出来,他自也能看出来,想来古万重应该也猜到了,才会把红名刀赠予你,也只有孔忧的徒弟,才有资格继承他的红名刀。”

    灵寻看向石桌,叹道:“可惜这把刀已经断了。”

    方青亦看向红名刀,沉默片刻,随后问道:“冥九怎么样?”

    灵寻脸色凝重道:“还在镇魔殿中,如来不愿放,也放不了。元瞾将他的剑留在那里,谁也救不了。”

    方青道:“难道没有办法了么?”

    灵寻道:“你知道你师傅在哪吗?”

    “我也只见过他两面罢了,根本不知道他在哪。”方青摇摇头,又问道:“我师傅能敌元瞾?”

    灵寻眼神恍惚,道:“当年他便是天下第一,如果说世间有另一人可能成就元神,非他莫属。可他销声匿迹多年,以酒作陪,游戏人间,连我冥族对人族发难,他都不愿为人族现身,又怎会来管冥族之灾事,不可能的。”

    方青忽然道:“对了,不是说元瞾的意图是想要厚土鼎么,我们拿厚土鼎去换。”

    灵寻摇了摇头,道:“在你昏迷的三天内,我多次要求拿厚土鼎换取陛下,可冥罗却联合各大宗族长老反对,根本拿不到厚土鼎。”

    元瞾不可敌,唯一办法便是给他想要的厚土鼎,以换取冥九回来。可厚土鼎作为冥族镇族之宝,在冥皇不在之时,由冥姓宗族长老保管,族老们本就对冥九水淹宁州导致黄域受灾一事甚为不满,又加上冥罗撺掇,双方已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表面上以镇族重宝高于一切为由拒绝厚土鼎,并说会从长计议,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在三月初九前一定会救出冥九。

    但灵寻很清楚,他们只是在拖延时间,根本不会去救冥九。尤其是冥罗,他最希望冥九永远不要回来,那么冥皇之位便将是他囊中之物。

    方青道:“不管他们,厚土鼎在哪,我们偷也好抢也罢,一定要拿到!”

    “你以为我没试过么?”灵寻摇头道:“没用的,拿不到。”

    方青皱眉想了想,道:“天下第一神偷风吹雪是我朋友,我可以找他来偷!之前他和南海鲛人女王被一尊元神抢走天渊珠,我虽不敢确定,但直觉告诉我那也是元瞾做的,他们肯定愿意帮忙。”

    灵寻道:“这么说,元瞾既要天渊珠,又要厚土鼎,他到底要干什么?成就元神,已然可以飞升成仙,为何还要留在人间做这些事情?”

    灵寻很快摇摇头,不再想这个,正色道:“风吹雪偷东西本事的确厉害,可他偷不走厚土鼎的。”

    方青皱眉道:“那该怎么办?”

    灵寻沉默,方青又问道:“距离三月初九还有几天?”

    灵寻道:“还有八天。”

    “时间不多了……”

    方青双眉皱在一起,撑手想要爬起,却依然没有力气,他沉声道:“难道真没有办法了么?你们冥皇被困人间,冥族就准备袖手旁观?除了前辈你之外就没人愿意去救?”

    灵寻道:“不瞒你说,这三天时间内,我派人去地面抓来很多人族,尤其是衡阳卫。之后传话去中州,想以此作为条件逼衡朝放了陛下,可元瞾却无动于衷,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这样的情况下,想救陛下,便只有唯一的办法,那就是硬闯天净寺。可冥罗与宗族长老勾结,控制大部分皇族势力,我能调动的力量不多,哪怕冥蚯愿意与我一同前往,也闯不进天净寺的。”

    灵寻长叹一声,继续道:“如果说冥蚁和冥蟾愿意出手,那把握还大些,可惜……”

    “可惜什么?”方青问道:“冥皇有难,冥蚁和冥蟾为什么不出手?莫非他们也站在冥罗那边?”

    灵寻摇头道:“四大护族神兽的地位比我这大祭司还高,也就冥蛄当年愿意与冥罗同流合污而造反,其余三人都不屑与之为伍,冥罗也叫不动他们。”

    方青道:“那他们为何不愿出手?”

    “四大神兽当年与冥族先祖曾有约定,永生守护冥族,其中冥蟾更是被要求真身永远不能离开地底,以保冥族安宁。”

    灵寻道:“重点便在这里,他们的责任是守护整个冥族,而不是冥皇个人。从根本上来讲,冥族若没有灭族之灾,他们完全可以什么事都不管,就连冥皇的命令也不用听,这也是他们地位超然的原因。陛下与他们也只是平起平坐而已,之前请动过冥蚯和冥蟾出手,也只是以帮忙的名义,算不得差遣。”

    灵寻接着道:“可这回不同,对方是一尊元神,即便阳神巅峰,也毫无胜算,冥蚯与我有交情,才愿意出手相助,冥蚁和冥蟾或许是不愿冒险,并不想参与此事。”

    “这是什么道理?”方青盯着灵寻怒道:“就算是冒险,他们也应该管,虽说他们的职责只是守护冥族,可连冥族之主都保不住,又谈什么守住整个冥族?我看不过是胆小的借口罢了!难道就因为元瞾是元神,就把他们吓破胆了?”

    灵寻苦笑道:“你冲我嚷什么,有本事当面和他们说去?”

    方青道:“去就去,我和冥蚁的孙子乙尧有交情,应该能说上话,正好想去试一试。”

    灵寻冷笑道:“你连爬都爬不起来,还去什么?”

    方青深吸口气,腮帮绷了绷,强行撑起自己身体,晃了一下后,竟真的坐了起来,他道:“我可以去。”

    灵寻叹道:“其实即便冥蟾和冥蚁愿意出手,我们几人联手对上元瞾,胜算也不大的。”

    “也要试一试,这是最后的机会。”

    方青一脸坚决。

    《大归元》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大归元请大家收藏:大归元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