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6章 米娘与枫树

    “他不就在这里吗?”

    自空中传来的声音软糯温婉,听在韩白衣和格斯耳中,却是背后直冒白毛汗。

    “什......什么叫,在这里?”

    格斯声音有些颤抖,目光不定的看向四周的空白,唯有远处那碰不到的僧人依旧不动。

    韩白衣也是愕然,似乎想起了什么,打开灵目,朝着四周看去。

    “罗伯特......”

    “我的,儿子......”

    格斯好像魔怔了一般,目中隐隐闪现红光。

    可强大的意志却让他立刻清醒过来,双手捂住脑袋,无助的跪在地上。

    “不......不对......”

    韩白衣转过头,紧紧盯着面前的格斯。

    在灵目视野中,一道道黑色的灵机从他体内涌现,却又好像被什么东西死死按了回去,身体仿佛埋没在狼烟里。

    这种黑色的灵机他见过。

    正是之前小太郎身体里散发出的那种灵机。

    光是看到就让人难以克制的感到厌恶。

    半空中那声音奇怪道: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为什么要害怕呢?”

    韩白衣皱着眉,格斯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他什么都看不见?

    “不......那不是我的儿子!”格斯忽然咆哮起来,始终板着脸一副冷漠模样的他,如今却是歇斯底里般的疯狂,“那不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还活着!他的心脏......没有被挖去!”

    韩白衣瞳孔一缩。

    这种别人都能看见东西,只有他是个睁眼瞎的感觉,让人好着急啊!

    “......触摸神木吧。”

    “枫神,能让你看到你想知道的一切。”

    这时,站在长廊上的不可触摸之僧忽然转过头,对着几近疯魔的格斯沉缓道。

    “不!不要去!”

    “不要!你会死的!”

    “那里的一切都是虚假!不要靠近他!”

    半空温婉的声音不知怎么,忽然着急起来,大声阻止格斯的行动。

    但是对儿子的爱意超过了一切的父亲怎会听此劝阻。

    格斯颤抖着捂着脑袋从地上站起来,浑身铁甲在不断的颤抖中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脚步缓慢而坚定。

    韩白衣只站在一边默默的看。

    太诡异了。

    简直就像是一场没有任何背景介绍的默剧一样。

    僧人、变若之子、格斯。

    他们三人都看到,或者说知道某物的存在。

    格斯一开始可能不知道,但被黑色灵机包裹之后,便能够感受到了。

    在场的所有人里,唯有他一个像傻子一样,对现状没有任何了解,只能呆愣愣的看着这场默剧的发展。

    这一切,不由得让韩白衣再一次怀疑起自己的认知。

    这里真的是现实吗?

    还是幻境呢?

    这种包裹在小太郎、格斯身上的黑色灵机,也是樱龙的力量吗?

    僧人口中的枫神又是什么呢?

    韩白衣看着三人的动作,不敢做出任何决断。

    他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了。

    就算是因为善良可爱被玩家们称为‘米娘’的变若之子,又有谁能断定她是真的站在玩家一方呢?

    面前长廊上的这个中年僧人,又是什么人?

    格斯颤巍巍的走着,面部表情不断变化,时而欣慰、时而伤悲、时而狰狞若疯狂,唯有脚下步子没有任何停顿,直直的走到不可触摸的僧人面前。

    随着格斯的接近,面前的枫树也似乎有了灵性。

    树枝哗啦哗啦的响着,一根粗大的枝丫缓慢挪移,将树杈移动到僧人与格斯面前。

    在韩白衣的灵目中,自格斯身上散发出的缕缕黑色灵机,随着他与枫树之间的距离缩短,渐渐被枫树吸收过去。

    格斯面上的表情也像是泡在温暖的泉水中,

    安逸幸福。

    半空中,变若之子的声音依旧在急切的要求他停止下来。

    但是格斯却是全无反应。

    渐渐的,格斯在僧人与韩白衣的注视下,向着枫树的方向伸出手。

    粗大的手掌触摸着枫树的枝丫。

    口中低低的呢喃。

    “罗伯特......”

    ‘蓬’的一声。

    韩白衣身体猛地一紧。

    格斯在触摸到枫树枝丫的那一瞬,身体如同鞭炮一样炸开,没有残肢、没有血肉,原地只留炸碎时飘散开的细微烟灰,和绽放开的点点火星。

    整个人,就此消失不见。

    见此,老僧面无表情的双手合十。

    原本将枝丫落下的枫树,也缓缓将树枝收了回去,依旧高高在上。

    之前始终劝阻着格斯的米娘,也蓦的收声。

    巨大的隐殿中,静悄悄的。

    韩白衣只觉一股寒意从脊梁骨蔓上大脑。

    没有丝毫犹豫。

    打开面板,拉动时间条,读档!

    “......触摸枫木吧。”

    韩白衣睁开眼,就看到老僧在劝格斯摸他的大树。

    格斯懵懵懂懂的迈着步,身形颤巍巍的,一缕缕黑色的灵机从他身上冒出来,然后在逐步接接近的过程中,被枫木吸收。

    这次韩白衣则有了选择,在米娘不停的劝说声中快步过去,当当两下踹在格斯膝盖后面。

    原本就走的颤颤巍巍的格斯砰的一下跪在地上,给他行了个大礼。

    格斯一脸迷茫的抬起头看韩白衣,韩白衣一拳打在他脸上。

    “醒醒!他要杀你!”

    却不想,这一拳刚打下去,就见格斯眸中红光乍现,身上盘绕到黑色灵机骤然增强,浓郁的像墨一样。

    “罗伯特......”

    “我的罗伯特......”

    “你在哪?!”

    声音凄厉哀绝如若秃鹫嘶鸣,格斯满脸痛苦的跪倒在地上浓郁的黑色灵机像火焰一般绽放。

    包裹着铁甲的身上,如若盛开了一朵黑色的彼岸花。

    韩白衣一怔,低头看看自己的拳头。

    咋着?把他儿子打没了?

    在这一瞬,劝说格斯触碰枫树的老僧,还有空中一直劝导他停步的米娘同时闭嘴,俩人跟同步开了静音似的。

    整座隐殿露台上静悄悄的,只剩韩白衣和格斯两人。

    韩白衣用特无辜的眼神看看天,再看看长廊上的僧人。

    转过头,就见格斯满面狰狞的盯着自己。

    “啊啊啊啊啊......”

    随着咆哮声落下,被他称为刀枪不入的坚硬铁甲,在不断膨胀的肌肉中被撕裂挤破。

    原本就高大壮硕的身躯也随着黑色火焰的燃烧,变得更加高大挺拔,足有将近三米,手腕足有韩白衣腰粗。

    只是随着身形膨胀,格斯头顶的卷发也随着火焰一起燃烧起来,脑袋上光秃秃的。

    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韩白衣。

    手里拿着那柄一米多长,现在看着有点像匕首的大剑。

    格斯的声音又低又沉闷。

    “把罗伯特......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