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8章 颠倒是非

    烈日照射下,排队的人群顿时连连抱怨起来。

    一锦衣男子不满嚷嚷道:“再等下去,小爷就要被烤死了……”说着把身边打伞山风的仆人一瞪,“怎么没吃饭啊?力气给我大点!”

    仆人顿时吓得点头哈腰,忙使出吃奶的劲儿用力挥动扇子。

    身边一名鹅黄长裙的女子也跟着开口道:“是啊,我们是来洛林书院读书的,又不是来晒太阳的,”忽然想到什么,“阿秋,你就待在这儿帮我排着队,小姐我去客栈休息一阵再来。”说完就潇洒的离去。

    周围的人一见还有这招,纷纷撇下了仆人,自己回屋子里享受去了,在这里遭受烈日晒,那真是傻子呢!而那些身份普通的人,也只有咬咬牙,坚持站定,汗水浸湿了衣袍。

    简钱也有点坚持不下去了,他花钱雇了一个人帮他排队,望了眼身边的阿惜,“阿惜小兄弟,不如跟我一起回客栈吧,我帮你……”

    “不用了。”阿惜笑着拒绝道,略显黝黑巴掌大小的脸上汗水连连,“我还能坚持下去。”

    简钱只好自己离去了,打着一把白花伞。

    幸好阿惜今儿来之前准备了一壶水,拧开盖子,仰着头咕噜咕噜灌了起来,用衣袖擦擦嘴角,忽然听见吱吱的声音,转头一看,眼底带着笑,“你也想喝?”

    金色的小松鼠眼睛眨动着,后面大扇子一样的尾巴摇动着,阿惜笑着把水壶交给了它,没想到这个小松鼠聪明机灵的很,肉肉的前爪抱住水壶,就咕噜咕噜喝了起来,逗得阿惜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在洛林书院的门口处,有一座高高的云台,俯瞰下来,下面的景色一览无余。

    云台上有一座巧小的亭子,以八卦阵势作为模拟形,涵盖了黄道十二宫,此刻,白纱如雾的亭子里,正有两人对弈。

    “师父,承让了……”清洌明晰的声音,白如玉的手指轻轻放下一颗黑子。

    万俟一望着对面自己的得意学生,摸摸胡子,微垂的眼皮忽然抬起,露出精明的光,“知你者谓我心忧,不知你者谓你所求……”轻轻叹息了一声,动作随意的放下一粒白子,“这场局,你逃的了吗?”

    程涉脸上依然深潭无波的神色,似乎只关注于这盘棋,“逃或者是逃不了,并不重要,在我看来,天下已没有我可争之处了。”

    万俟一望了眼棋局,好了,自己又输了,有些郁闷的起了身,瞥了眼程涉,难道不知道尊师重道,让让为师,让自己面子上好过点儿吗,站起身来俯视下面,眼睛倏地眯起,“看来有些已经受不了考验了。”

    程涉负手在后,慢慢走到栏杆处,也往下眺望,“这也是师父的主意?”

    “是啊,我喜欢从外面观察人,那样才能看透他们的本性。”眼睛扫过那些沉不住气开始骂骂咧咧的人,还有那些拼命忍受的人,忽然注意到一抹笑容,显得格外的醒目,眼睛顿时一亮,“涉儿,你看那个人怎么样?”

    程涉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在瞥到她肩上的金色松鼠的时候,眼底露出一抹惊讶,“他?师父是想要好好培养一番吗?”

    万俟一露出高深莫测的神情,“玉不琢不成器,虽是好玉,也需要多加磨练啊……”忽然转身手放在程涉的肩膀上,语重心长道:“他,就交给你了。”

    留下神情莫辨的程涉。

    看着慢慢前进的队伍,阿惜心里有些愉悦,毕竟自己等了这么久,也是有收获的,期盼的往前看,忽然从里面出来一位神情悲怆的女子,她脸上带着泪花,一步一个踉跄,一不小心把人撞到了就被劈头乱骂了一顿。

    阿惜赶紧上前扶住她,“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蓝歌慢慢直起了身板,“谢谢,”接着解释道,“我是来面试洛林书院入学的,可是……”眼底眼泪点点,“他们在得知我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后,说是需要跟家里通知一声,倘若这样,我根本没有机会啊,要是被爹爹知道我来这里了,肯定会把我押回去成婚的!”越想越伤心,呜呜的哭了起来。

    阿惜劝慰了一下,知晓了她家本是官僚之家,她有心来学习,可是早早定下了姻亲,听闻了那未婚夫的花心史,她偷偷从家里逃了出来。

    蓝歌紧紧抓住他的手,激动道:“我不想回去,真的,我想留在洛林书院!”

    她眼底坚定的光打动了阿惜,眼底一片深沉,点点头,“恩恩,我会帮你的。”

    马上就要轮到阿惜了,说不紧张是假的,望着那两个表情严肃的青衣男子,阿惜给自己打打劲儿。

    “名字?”

    “阿惜。”

    “性别?”

    “女。”

    那人疑惑的把她望了一眼,阿惜带着一抹浅笑,把绑在头上的布巾摘了下来,乌黑如瀑布的丝发柔顺的洒落下来,搭在肩头,浅笑嫣然的望着他。

    “学习过什么?”

    阿惜表情黯然的摇摇头,男子递给她一张带有资料的通行证,“往里面走,会有一系列的考核。”

    身旁的蓝歌若有所求的瞥了她一眼,阿惜点点头,她一定会把握机会,帮她好好说一说的。

    右脚刚踏到门口,“阿惜!”

    阿惜转过身来,是沈露啊!脸上带着友好的笑,“我们一起去吧。”

    沈露点点头,牵着她的手,走在半路上的时候,沈露忽然一停,一脸伤感的望着她,“阿惜,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阿惜眼底出现一抹愕然和疑惑,想到什么,不确定的开口道:“你……是我的妹妹?”

    心里猛的一惊,脸上的惊讶慌张很快被掩饰过去,换上惊喜的笑容,“这么说,你认得我了?”

    摇摇头,轻咬着下唇,“没有,我是被狗仔一家发现的,醒来之后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抱歉……”眼底一片内疚。

    心里顿生一股子喜悦,深深松了一口气,双手紧紧攥住她的手,“没关系,妹妹我一定会帮助你的,把你的事情一件件的告诉你。”在阿惜看不到的地方,眼底露出一抹阴谋的光。

    通过沈露的叙述,阿惜了解到自己的真名叫做安悦,是安家的大小姐,娘亲叫做蔡萍,据说蔡家的商业大家,阿惜越听越着迷,巴不得自己马上能知道一切。

    “安悦、安悦……”轻轻的咀嚼着,心里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和流畅感,原来这就是自己的身份啊。

    “下一位,进来吧。”

    沈露把她一拍,阿惜猛的清醒过来,“哦,到我了。”

    面对着几位德高望重的先生,阿惜有些紧张,“我、我叫做阿惜。是、是……”不由自主的结巴起来。

    “停!”罗林马上制止了她,他心性很高,这个女子在他面前毫无逻辑的语言,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折磨,眼睛冷冷的扫过她,“下一个!”

    “等等!”阿惜连忙喊道,脸上划过一抹慌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只是……”

    “机会,永远留给又准备的人。”漠视的望着她的身后,沈露带着一脸淡然的笑容走了进来。

    她一进来,便要求弹一首曲子来献给各位先生,身后的丫鬟搬来琴,燃起檀香,青烟袅袅,优美婉转的琴音在一双玉指下慢慢奏出。

    琴音起承转合,寥寥淡淡,似乎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忧愁,浸入骨子底里,却是一说就错,一说就变了味。

    一曲作罢,几位先生对沈露另眼相待,顿时眼高过天的罗林句说出想把沈露收归自己门下的想法,沈露带着胜利的笑,缓缓转身,对上阿惜惊愕的眼。

    在一瞬间,头痛欲裂,似乎有什么要从脑海里挣脱出来,捂着脑袋,疼的咬紧牙关。

    “安悦姐姐,你怎么了?”沈露担忧的大叫一声。

    安悦姐姐……

    悦儿……

    悦儿姐……

    似乎很久以前,有人是这么叫她的,可是……眼前一黑,顿时晕倒过去。

    ***

    “你真的是她的妹妹吗?”蓝歌疑惑的问道,为何两人的打扮相差这么大,沈露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而床上的人,却是面黑粗布衣,根本不像啊。

    沈露眼底多出一抹哀愁和担忧,“我这个姐姐,因为不满家里的安排,不愿意跟她的未婚夫韩公子成婚,从家里逃出,才把自己折腾的如此这幅模样。”

    蓝歌听闻,心底一颤,同是天涯沦落然啊,自己跟她一样,顿时有种同病相怜之感。

    不过,沈露怎么会轻易放过安悦呢,接着开口道:“说起来,还是姐姐的错了,明明都快要成婚了,却跟一个男子暧昧不清,害的家族蒙羞啊,要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会到现在还无法嫁出去了……”说到这里,眼底多了抹伤痛。

    “啊?竟有这回事?”蓝歌惊讶出声,刚开始的同病相怜之感,全转化为愤怒了,亏自己还心疼她,看来是她自作自受啊!

    喜欢秀满盈门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