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章 第一公子

    “居然……”脸上表情变得扭曲,眼底浮现一抹阴冷,手上的纸在烛火下慢慢燃烧成灰烬。

    “大夫人,发生什么事了?”一边的刘嬷嬷轻声问道,实则夫人的表情太过骇人,恍然想起些什么,脸色一白,嘴唇微微颤动着,“莫不是大小姐,她……”

    “什么大小姐!”突兀的大喝一声,双手还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她强忍着让自己镇定下来,“幸好她没有回到安家,既然她还留在洛林书院,那就让她结束在那里吧……”

    刘嬷嬷听得心底狠狠一颤,心惊胆战的低了头,“那么夫人已经那排下去了。”

    大夫人视线投向窗外,眸子深如古井,一片幽然深沉。

    ***

    在客栈靠窗的位置,安悦支着头安静的看着书卷,清风拂来,一律青丝调皮的划过脸庞,清秀的脸庞随着日月的洗礼,越发的明媚动人了,对面的小芳注视着她,嘴角带笑。

    小芳忽然回过头一看客栈中央来了一位青衣中年男子,心里一喜,“小姐,我去听书了!”说着就开心的跑走了。

    慢慢放下书卷,瞥了眼兴奋赶去的小芳,这些天客栈里都会有一位说书的先生,通过他的讲解,还可以了解一下当今发生的事情。

    老先生布满皱纹的手轻拍一下案板,略显沧桑的声音缓缓响起,“今儿呢,就来讲讲著名的落林书院的事迹……”

    “好,就听听……”

    “洗耳恭听……”

    下面听书的人纷纷附和道,小芳炯炯有神的注视着青衣的老先生。

    故弄玄虚的轻咳几声后,“说起洛林书院啊,还要从一百年前说起,一百年前一位圣人的出世奠奠定了书院发展的基础,那个时候的落林书院还不是书院,那只是一个流动的私塾,任何有求知欲的人都可以来学习,据说……”开始唾沫横飞的讲了起来。

    安悦不知不觉的也被吸引住了,偏着头默默的听着。

    “姑娘也相信圣人是其娘亲是手上天旨意,被一阵风吹拂后怀了圣人吗?”

    清洌温润的声音响起,安悦有些疑惑,把头转了过来,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面坐着一位白衣男子,头上纱帽,白色的纱巾披撒下来,把脸严严实实的遮住了,但是此男子给人一种入沐清风的感觉。

    安悦在片刻的怔愣中清醒过来,裂开唇微微一笑,“公子何必太过在意,世上的存在本就包含有诸多没逻辑性,再说,一切都是从混沌中分割明晰而来。”

    从遮住的白纱里溢出几分浅笑,安悦只觉得这声音着实好听,犹如落珠击打玉盘般清脆悦耳,瞅不见男子的面容,却听他再次出声,“姑娘说的是,道家有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切皆是从混沌开始的。”

    安悦眼底一亮,没想到萍水相逢之人也同她一样,对道家思想有些兴趣,对眼前之人不禁多了份好感,“公子也喜欢来听书吗?”

    “恩。”

    这个时候说书先生正好讲道了洛林书院的几个重量级的人物。

    “要说洛林书院吸引人,还有两位让青年男女疯狂为之迷恋的,那便是称为金童玉女、天造一对的程涉公子和茉莉小姐啊,两人皆是天才级的人物,年轻有为,是万俟院长这么多年来收的唯一两名弟子,程涉公子薇誉为第一公子,不是没有原因的,据说,有女子见过后,魂魄为之所吸引,整个人如同中邪般,不言不语也不进食,直到后来程涉公子以玉指清点其眉心,这才魂魄回身,能够正常生活。”

    坐下之人皆是长大嘴惊叹道,原来竟有这么离奇的事情啊!

    安悦也满目惊讶,嘴上轻喃道,“那程涉公子,莫非神仙呼?”

    “哧——”

    白衣男子衣袖轻轻拂动,露出一双堪比艺术品的修长白皙的手,手上把玩着一把铁骨扇,状似无意道,“你想见那所谓的第一公子吗?”

    安悦不懂为何他会如此的问,再瞥向那群满面通红的少女,皆是激动的喊着第一公子的名字,顿时心里明白了什么,不知为何,让对方以为自己跟她们一般,心里有股隐隐的怒意,撅着嘴道,“我才不是跟她们那样的,我虽然想进洛林书院,可绝不是为了那所谓的第一公子!”

    “哦?”余音轻轻挑起,带些淡淡的兴味,有些诧异她的激动。

    安悦意识到自己对一个萍水相逢之人太过激动了,脸上浮现抱歉的神情,眼底一抹深思,想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我本是商人家的女儿,经历过一些事情后,对人生产生了一些幻灭感,”不知道是什么记起了自己的倾诉欲,她进一步说道,“你信不信一件事情,明明自己活过了一世,却发现那些似乎一场梦一般,那场梦,悲伤绝望,梦中的我被父亲抛弃,伯母陷害,还一味的退让,冥冥之中,似乎我软弱的性格已经造成了那个可以看到的悲剧,可是我不知,以为人生无欲无求顺其自然就可以了,我从不去主动追求什么,我安顺的接受所有的一切。

    可是我来当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把我一次次逼入绝境后,我才发现,我错的是多么厉害,当你人生什么都不追求的时候,我句已经输了,输的很惨,说我被利用也好,被抛弃也罢,我,再也不想跟梦中一般那样来过了。”话语作罢,安悦再次抬头,不知不觉中,已经泪痕满面了,这泪,不是悲伤的泪,这是经历世事后,洞然一切后痛中带着喜悦的眼泪。

    似乎是沉默了,对面的人久久没有说话,忽然白皙如玉的手伸出,上面有一块白色的巾帕。

    安悦愣了一下,感激的一笑,接了过来,“谢谢。”轻轻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泪,是了,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这个世上不会对谁好对谁坏,关键是看你对事情的态度,这一世,她自己会去一一追求,即使很艰难很艰难,她也不会放弃。

    “很好。”

    有些疑惑他的话,愕然的望着他。

    带着清浅的笑容,对面的白衣男子缓缓起身,似乎解释道,“我是说,你很好。”衣袂在风中掠过,带起一阵清冷的梅花香,安悦眉头微皱,瞥见他离去的声音。

    直到老先生的说书结束了,小芳才依依不舍的回到安悦那一桌,脸上酡红一片,还带着微微的激动,“小姐,你一定要进洛林书院啊!”

    安悦见她激动过头的模样,跟她那时在店里羞怯的样子判若两人,忽然带着嬉笑打趣儿道,“怎么?我们的小芳也想见见第一公子了啊!”

    “是啊!”没想到小芳丝毫不加掩饰,眼底只有深深的崇拜,“这一世能见第一公子一面,我死而无憾了。”那一片深情的模样把安悦吓得一跳,至于么,虽然她对第一公子不太了解,可还是觉得既然他如此的年轻,那些传言似乎有些太过于夸张了。

    小芳一把抓住安悦的手,赶紧道,“那是因为小姐你不了解,第一公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据说他的一幅字画在市场上售价一千两黄金呢!”

    “什么?”这下安悦也惊讶了,瞪大了眸子,一千两黄金,“那他一定不缺钱喽!”

    小芳点点头,想到什么随即开口道,“不管茉莉姑娘有多么优秀,我还是觉得,她是配不上我们的第一公子的。”

    伸出指头在她眉心一点,嬉笑道,“哟……是你们家的么?你就这么仰慕他?”

    小芳红着脸点点头,支支吾吾道,“所以……小姐你啊,一定要进树眼,让我见见公子……哪怕是一眼也好……”

    安悦扑哧一笑,“知道了。”

    中午在客栈粗茶淡饭的吃了一餐,安悦让小芳去街上买一些笔墨纸砚回来,自己一个人留在了房间里。

    把随身携带的包袱拿了出来,解开带子,望着钱袋里的一些碎银子,眉头皱了起来,这一次来洛城的钱并不多,都是苏墨给的,只剩下五十两不到了,可是……咬咬下唇,如果自己的字画有那个第一公子那么值钱就好了。

    眼底忽然一亮,心里顿时有了一个主意。

    来到墨书轩门口,望着那恢弘大气的门口,小芳心里略微紧张了一下,这家是洛城第一大也是名气享誉全国的字画店,瞥了眼身旁淡然的安悦,她们,真的要进去吗?

    脚步还是迟疑了一阵儿,轻声问道,“小姐,我们进去干嘛啊?据说里面随便一幅字画都是五百两以上的价格啊……”以她们现在手上的钱,根本买不起啊。

    安悦对着她安慰的一笑,“别担心,跟着我进去就好了。”

    刚一进门,就被店里迎面正对着一幅磅礴瀑布图给震惊到了,那种大气、那种宏伟,给人一种心灵上的震撼,似乎这冲刷的不是沙石,而是自己经历人世后那颗千疮百孔的心,有种悲怆感慨恍然如是的之感,怔怔的立在画前。

    喜欢秀满盈门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