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8章 尴尬撞见

    安悦安静聆听无为大师的讲解,每每他讲道一处的时候,程涉总会提出一个点,点到即止,他的话虽然很短,却一句重地,安悦不禁暗自感叹,第一公子的头衔似乎也不是欺世盗名。

    时间已经不早了,安悦递出了一个浅蓝色的本子,“俞先生,这里面是我平日里一些拙作,还希望能提点一二。”

    “哦?”俞鹤临接过了本子,翻阅了一下,字如其人,清秀隽永,隐隐带着一股风姿英气之意,柔中带刚,眼底多了抹欣赏的光。

    一一同他们告辞后,安悦向门口方向走去。

    “先生,大师,时间不早,我也该离开了。”

    听到这清洌的声音,安悦愣了一愣,还是不疾不徐的往前方走去。

    听着那有力明晰的脚步声,安悦想了想,步子慢了下来,脸上带着笑打着招呼,“程公子。”

    “哦?你认得我?”程涉左眉一挑。

    安悦心里有些莫名,之前他不是自己介绍过吗,再说这第一公子的盛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其实打从心底,安悦下意识的想要同他减少接触,拉开关系的,毕竟他同茉莉姑娘的金童玉女的传说摆在那里,而且茉莉姑娘又是占有欲强烈之人,为了减少不必要的误会,还是避开些的好,心里有了这层想法后,安悦脚下的步子慢了下来,同他拉开了距离。

    脸上带着笑意,“程公子乃天下第一公子,安悦此前不知,实属眼拙。”

    这种官方疏离的话,让程涉实在感觉到无味,望去安悦的视线多了份淡漠,淡淡到了一声哦,继续往前走去。

    安悦往前方清俊的身影,暗自思考着一些事情,等到除了白云寺一段路程后,恍然想到什么,“糟糕!”把自己的脑袋一拍。

    被她这一声吸引的程涉回过头,只见安悦提着裙子,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连跑带跳的原路返回,忽然想到些什么,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就是因为赶着回家,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掉在白云寺了,这个东西不是其他,而是娘亲亲手给她绣的那个孔雀香囊,望了眼闭合的紧紧的大门,安悦摇摇下唇,眼底犹豫了一阵,往后退了一两步,猛的一个前冲,手立刻往上一抓,可惜下半身没能够上去,双手紧紧抓住墙,身子在下边吊着,心里一阵急切,斜着眼睛望望下面,这下好了,下也不敢下,上也上不去了。

    “需要我推你一把吗?”

    “好,谢谢。”感觉到一股力度把自己往上顶,安悦一个用了你,身子横着爬到墙上,终于上来了,松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什么,往下面一看,顿时呆愣了,那个一脸似笑非笑表情的人,不就是程涉么,怎么会是他?安悦感觉此刻自己头嗡了一声,紧紧咬住下唇,“程、程公子……”

    程涉好整以暇的望着她,“看来安姑娘的爬墙技术还不算太高啊。”

    “我、我我我……”安悦顿时不知该如何解释,毕竟在一个这样的人面前,就觉得够自卑了,现在又被他目睹这样尴尬的一幕,真叫人抬不起头啊。

    这件事还未解决,下一件已经摆在眼前了,面对这样高的墙,安悦低头望了一眼下面,只觉得脑袋发昏,这下子才真是上下两难了,瞥了眼眉眼含笑的程涉,心里又急又尴尬,一时间想法没从脑子里过,对着他就是翻了一个白眼。

    程涉眼底露出片刻愕然,接着忍不住扑哧一声,嘴角抽动起来,再看到安悦脸上发红,望着下面似乎脸色发白,眉头一挑,“你害怕?不敢下去?”

    安悦轻咬着下唇,即使会被他嘲笑,可心里一横,点点头。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说着皱着眉头瞥了眼墙上的安悦。

    安悦紧紧抱住墙,心里还颤抖着,瞥了眼程涉,希望他来帮帮自己,可是见到程涉已经转身,看那个样子似乎是想要离开了,吓得赶紧大叫出声:“别走——”

    程涉此刻已经转过身来,眼底带了抹戏谑的笑意,“安姑娘的意思是?”

    安悦自小恐高,吸了吸鼻子,“程公子心善一把,把我弄下去吧。”

    程涉眼底多了抹柔软,恍若一阵风,衣袂飘动几下,安悦就贴在了他宽厚的胸口处,闻着淡淡清冷的梅香,程涉揽着她进入到白云寺来。

    等到安悦从惊惧中清醒过来,才意识自己现在居然在程涉的怀里,顿时大骇,赶紧脱离他的怀抱,才一步,就感觉脚下一软,幸亏程涉一手揽住她的后背,她才没有摔倒,脸上倏地一红,“谢、谢谢。”

    他脸上微微荡漾开来的笑格外惊艳,看的安悦眸子一闪,眨动了一下。

    安悦尝试着自己起了身,捡了一根木棍撑着走动。

    程涉顿时恢复了拍冷淡气息,默默走在一边,“安姑娘此刻回到白云寺可是有其他的事情?”综艺文学

    “我丢了一个香囊在这里,那个香囊对我来说很重要。”安悦弯着腰在草地里搜寻着。

    “香囊?是什么样的香囊?”程涉开口问道。

    “上面有一只孔雀,很漂亮的紫色香囊,是一个对我来说

    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安悦眸子里全是着急,干脆蹲下身来,拨动着草,仔细大的寻找着。

    程涉淡淡站在一边,恍然想起茉莉曾经央求自己给她买了一个孔雀的香囊,只不过是付银子的事情而已,他没有拒绝,忽然开口道,“再买一个不就好了。”

    安悦见他在一旁不仅不帮忙,还在说风凉话,顿时就忘了他的身份了,猛的站起身来,严肃道,“香囊不仅仅的香囊,不是用钱就能买到的,更重要是情意,你懂吗?”

    忽然瞥到程涉的脸色微微一变,“你对他有情?”

    安悦可没辨认出他嘴里的他是哪个他,只简单认为说的是那个香囊,点点头,“那个香囊对我来说很重要,意义深刻。”因为她知道那个香囊是娘亲花了几天的时间绣的,上面的针脚很密,而且里面的干花更是费了不少心血。

    “是吗,那安姑娘就在此慢慢找吧,我先离开了。”话刚说完,就见白衣一闪,他真的离开了。

    安悦微微一怔,想到待会儿离开的时候,心里顿时犯难了,目前之计,还是赶紧把香囊寻到的好。

    安悦在这篇草地里寻了四五个来回,都没能见到那个香囊,心里一阵失望,难道是掉在了那个房间里,安悦冒着药,迈着碎步慢慢来到那件禅房,慢慢的打开窗户,往里面望望,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忽然听到清晰的脚步声,背部一僵,估计是夜里巡夜的和尚来了,左右看看,想要寻一个地方躲着。

    忽然一双有力的手臂把她整个人往窗子里面一拉,安悦低呼一声,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怀抱,嘴被紧紧的捂着。

    心里顿时一阵的惊慌,挣扎了几下。

    “别动,是我。”耳边传来低沉的声音。

    安悦心间满是惊讶,没有继续挣扎,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屏住了呼吸,待到慢慢走远,嘴上的手掌才慢慢离开,安悦松了一口气,顿时就转过身,眸子猛的一缩,顿时愣住。

    两人的距离不过一尺,眼前就是他那张精致深邃的脸庞,安悦猛的往后一推,猛的大口吸气。

    不行不行,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安悦暗暗告诉自己,淡定一些了后,转过身来,“对了,你不是走了吗?为什么又在这里啊。”

    程涉神情自若的回道:“在回去的路上发现今夜月色不错,打算赏赏月再走。”

    安悦瞥了眼窗外的月色,的确不错,月光皎洁,想来第一公子是极有风情雅致的,没准还做了几首诗呢,据说那千古绝唱的关于明月的诗是他十三岁时所作,忽然想到现在不是关心月光或者诗词的时候了,轻声问道,“你带了什么照明的东西没有?我猜我的香囊掉在房间里了,我想照着找一下。”

    程涉摇摇头,优雅的站起身来轻轻拍打着身上的灰,“没有。”

    忽然想到此刻离开若是少了他将是一番怎样的光景,下意识的就抓住了他的袍子。

    程涉眉头微挑,眼底带笑的望着她。

    “我、我不敢一人离开……”声音微弱的像蚊蚋。

    程涉心情大好的勾起嘴角,“走吧,明天我跟无为大师说一声,捡到了香囊就给你留意着。”

    安悦慢慢起了身,觉得程涉真是个热心的大好人,“谢谢你。”看来自己之前对他那些不客观的评价都是误解了他。

    他的轻功着实好,不过一闭眼一睁眼的时间,安悦就出了白云寺,两人走在路上,安悦犹豫了一阵,忽然开口道,“能不能不能不要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别人?”

    “恩?”

    安悦在心里打了腹稿,慢慢开口道:“我想着说,今日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第一公子,却让你看到我如此尴尬的事情,还破了白云寺的规矩,这样的确不好,再说,能跟公子搭上关系的人都会被人议论一番,我,还是喜欢低调的好。”

    安悦等着程涉的反应,过了一会儿,只听轻哼一声,她摸不定他是什么态度,不再说话。

    喜欢秀满盈门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