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第356章 又与风娘聚

    只听杜不忘此时故意装作很疼的样子对着白莲花说着:

    “令儿,你轻点揉,我肚子疼,你轻点!”

    白莲花只得听从杜不忘的话。

    杜不忘于是又说道:

    “不是那里,不是那里,上面一点,上面一点!”

    于是白莲花就是把往上了一点。

    杜不忘马上又说道:

    “再上一点、再上一点,再左一点!”

    白莲花此时见到一旁风娘和仙儿都偷笑起来了,才发现有些不对,赶紧收回手,就指着杜不忘说了句:

    “你无耻!”

    杜不忘此时发现白莲花识破了自己,也笑着站了起来,对着白莲花说道:

    “还不是你先揍我的嘛,也是你要来帮我揉痛处的,现在还骂我无耻,我又哪里惹到你了?”

    白莲花生气的说了句:

    “不想理你了!”

    便往海边跑去,风娘正准备追过去,仙儿拉住风娘说道:

    “还是我去了,毕竟刚才她可是生我气了,我去道歉吧!”

    这时赤绎跟敏儿也走了过来,只听敏儿对着杜不忘说了句:

    “没想到杜公子既然得到这么多绝铯女子的垂爱啊!”

    杜不忘笑了笑,然后与几人介绍了起来。

    杜不忘介绍完了后,便把风娘拉到一边问着:

    “风儿你们之前不是去找段绝明前辈了吗?怎么这么巧赶来这里了?”

    风娘便讲了起来。

    原来风娘和张松溪俩人去五毒教找到了段仙儿,然后风娘便对着段仙儿说出了他爹段绝明的下落,还告诉了要找段绝明是杜不忘的意思,仙儿自然很快就答应了带几个人去找他爹段绝明。

    三人便一起从蜀地方向穿过重重高山到了段绝明所在的羌人部落,段绝明见到女儿段仙儿找自己自然欣喜不已,便赶紧好好招待了三人,还希望女儿仙儿陪自己一块在羌地牧羊放牛。

    段仙儿便找了个机会,把自己几人千里迢迢而来原因告诉了段绝明,段绝明听后,还是拒绝了女儿段仙儿所求,却把自己的毕生武学写成一本书给了几人。

    风娘说到这,于是从怀中掏了一本书递给了杜不忘,只见书面还是写着《段式绝学》四个大字。

    杜不忘翻开书一看,第一页就写着,我段绝明剑法乃是传自我先祖大理无量剑法、一阳指、六脉神剑,又掺合了道家太极剑法、纯阳剑法和灭鬼剑法等各家精髓所创,所以我纵横江湖二十多年从未遇到敌手。

    杜不忘看完后惊了一下,没想到段绝明的剑法不仅融合了道家三祖剑法,更是传承了它的先祖大理皇室的绝学。

    突然这时段仙儿与白莲花牵着手走过来了,然后俩人拍了拍杜不忘肩膀,把正在聚精会神看书的杜不忘吓了一跳。

    只听段仙儿说了句:

    “杜大哥别看了,我爹说了他写的这本书,纵使你资质再高,没有十年以上时间你是悟不出来的!”

    杜不忘便一笑说道:

    “这可不一定!”

    然后把书给风娘放了起来,转过身来看了一眼段仙儿和白莲花,说着:

    “你们现在怎么还手牵着手了,刚才不是还像仇人一般吗?”

    白莲花便回了杜不忘一句:

    “你管我们,我现在就喜欢跟仙儿姐姐在一起!”

    然后转过身故意在段仙儿脸上亲了一下。

    杜不忘见此便笑着说道:

    “这样就好了嘛!”

    风娘于是又继续讲起了几人经历。

    风娘与段仙儿、张松溪三人见段绝明已经执意不愿再回中原参与江湖之事,待段仙儿与其父段绝明聚了几日后,便三人一起又返回了中原。

    第一个目的地自然是去襄阳城附近找毒女打听消息了,谁知道来到毒女家后,发现是一个叫何欣欣在此居住,几人询问何欣欣才知道杜不忘去往了少林寺找幻明大师了。

    于是三人又来到少林寺一打听,居然得知杜不忘与幻明大师决斗,俩人都已经尸骨无存了,三人听到此消息都是悲痛不已。

    风娘拉着段仙儿、张松溪商议了一番,便打算前往蕲州找明汐,待来到蕲州后,询问李神医,才得知明汐与杜不忘的女儿灵霄都已经死于非命了,杜不忘与白莲花也一起出去游玩了。

    风娘等人得知杜不忘要来南洋后,自然打听到南洋四处都是海盗,很不安宁,自然担心了,便一起去五毒教,叫上了五毒教还剩余的弟子们一起来到了泉州乘船到澎湖等待杜不忘经过。

    刚好今日遇上了之前来岛上避风的那个覃四叔等人,一打听,风娘就猜到肯定是杜不忘几人了,便赶紧赶来了此处。

    杜不忘便说道:

    “我这辈子有你们这些好知己好朋友真是足矣了!”

    白莲花这时说了句:

    “杜大哥两天后还要与一个金毛鬼子决斗呢?”

    风娘赶紧问着:

    “这是怎么回事?”

    白莲花便把之前事情说了一番。

    风娘听完后笑了笑,说道:

    “金毛鬼子恐怕都打不过你们杜大哥一根手指头吧!”

    杜不忘马上回了句:

    “你别这样夸我了,这可不一定,我就怕那些金毛鬼子耍赖呢,他们手中可是个个都有火铳的,火铳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威力巨大呢!”

    白莲花也说了句:

    “他们不仅有火铳,船上还有几艘大火炮呢!”

    风娘于是问了句:

    “你们打算怎么办?”

    杜不忘说着:

    “当然是跟他决斗了,大不了输了把令儿让给睡呢!”

    白莲花一听,直接一脚用力踩在了杜不忘脚上,问了句:

    “你刚才说的什么话,你给我重复一遍?”

    杜不忘感觉收回脚,抬起来用手揉了揉,说道:

    “我刚才说,我是不可能输的,除非那金毛鬼子耍赖!”

    白莲马上说道:

    “这还算是句人话。”

    这时天已经黑了,赤绎、敏儿、张松溪三人便走过来问了杜不忘和众女一句:

    “你们叙完旧了没?”

    杜不忘便回着:

    “早就叙完了!”

    这时突然自己肚子咕咕叫了一下。

    段仙儿见此,便说了句:

    “我看你们都饿了吧?今天请你们吃烤羊!”

    然后对着不远处的一群五毒教弟子说道:

    “兄弟们,去把船上的羊牵几只来我们这里烤吧,记得把酒也搬两缸下来!”

    杜不忘一听,欣喜的问了段仙儿一句:

    “怎么你们出来还带了这么多酒和羊啊?”

    段仙儿笑着看了看一旁风娘,说着:

    “这些都是风儿姐姐纷吩咐我们准备的,我们船上的酒足够喝几个月了,至于羊嘛,也够所有人吃个几天的了!”

    杜不忘于是看了看风娘,说道:

    “风儿,还是你懂我啊,真是谢谢你了!”

    风娘回了句:

    “何为知己,你懂我懂就足够了!”

    于是众人围在一起,架起火堆,烤起了羊肉。

    杜不忘见众人都是开心不已,便问了风娘一句:

    “你带了琴吗,要是带了的话,正好让大家今晚都助助兴,开心一番。”

    风娘回着:

    “当然带了,我还带了琵琶呢,都在船上,我现在就跟仙儿拿!”

    杜不忘对着一旁白莲花说道:

    “令儿,看来我们能一饱口福和耳福了!”

    白莲花回了句:

    “我也好想听风儿姐姐琴音,毕竟认识这么久都没听他好好弹过。”

    然后又问了句:

    “难道就没有眼福吗?”

    杜不忘马上问了句:

    “何来眼福?”

    白莲花微微一笑,说着:

    “有琴有曲,怎能没有舞呢?”

    然后在杜不忘面前跳起来舞。

    杜不忘笑着说了句:

    “人家跳舞都穿的长裙,你这跳舞穿个男人衣服算跳的哪门子舞。”

    这时风娘与段仙儿俩人拿着琴和琵琶过来了,身上此时也都换了一身长裙。

    白莲花见两人过来,便走到俩人面前说了句:

    “你们两个真的不是令儿我的好姐姐了,自己换上这么好看的衣裙,既然不带我去换!”

    段仙儿一笑,说着:

    “我们怎么能忘了仙儿妹妹你和敏儿姑娘呢?”

    不一会,一个五毒教弟子两手捧着衣裙走了过来,段仙儿便说着:

    “这里两套衣裙是为令儿妹妹你和敏儿姑娘准备的!”

    白莲花一听,马上从那五毒教弟子手中拿过了衣裙,然后走到敏儿面前说道:

    “敏儿姑娘,你选一套吧,我们待会一起陪合风儿姐姐跳舞去!”

    敏儿看了看这裙子犹豫了下,然后又问一旁赤绎:

    “相公,你觉得我跳舞行吗?”

    赤绎笑着说道:

    “当然可以了,我也想再欣赏一次敏儿你的舞姿呢!”

    敏儿便说着:

    “可是我已经几年没跳过了啊!”

    段仙儿走过来牵着敏儿的手说着:

    “敏儿姑娘别害羞,我也不会跳舞呢,难得大家一起开心一下而已。”

    这时风娘已经弹起来久未的琵琶曲《阳春白雪》。

    一股冬去春来,大地复苏,万物向荣,生机勃勃的气息传了开来。

    于是白莲花首先换上长裙配合风娘琴音舞动了起来,段仙儿见此马上也跟着摆动了起来,敏儿看了一会,也禁不住,便去一旁换上了长裙,进入俩人身旁跟着白莲花舞了起来。

    这时正好羊肉几乎也烤熟,众人围在火堆旁,一边欣赏着琴音美女,一边吃着羊肉喝着酒,好似快活。

    不一会,风娘这曲阳春白雪完毕后,风娘又换上琴,弹奏起了一曲杜不忘至今记忆犹新的《满江红》。

    杜不忘见此便配合风娘琴音吟唱起来了: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待杜不忘长了一点后,赤绎这时走过来敬了杜不忘一杯酒,问着:

    “这可是你们中原的大英雄岳飞将军所作之词?”

    杜不忘回着:

    “是的!”

    然后又问了赤绎一句:

    “赤绎公子你怎么知道呢?”

    赤绎笑着说道:

    “杜公子,你别忘了我可是读尽过天下无数古书呢,自然也读过你们中原大部分书!”

    杜不忘也一笑说道:

    “我倒是也差点忘了赤绎公子这读书人身份了!”

    于是俩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