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七三章 摩昂动情

    次日早上,小寒他们才刚刚吃了饭,摩昂太子就急匆匆来了,显然,他已很激动了,巴不得立刻见到清芳郡主!

    一见之下,摩昂太子就喜欢上了清芳郡主:那双几乎和太平公主一样的智慧的眼睛,那张几乎令他停止呼吸的脸,还有,那张丹红微张的唇,以及,她美妙的身材,让他恨不得立刻将她抱在怀里亲吻、爱惜了。

    他那双眼睛已开始火热了,整个人显然完全被清芳郡主吸引住了,一下就痴迷了!

    太平公主和小寒打了一下眼色,就完全明白了对方的心思:这小子中招了!看来,由清芳郡主去抓住摩昂太子的计划完全可行,至少,摩见太子已完全被清芳郡主征服了!

    再看清芳郡主,她的面色如常,既不惊喜,也不沮丧,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来,摩昂太子并未一下就让她动心,和摩昂太子相识,只不过是她们的既定行动而已。

    “好了,咱们出发,去清水河畔烤肉去;摩昂太子,你得学会让捉鱼、烤鱼,我这个清芳妹妹最喜欢吃烤鱼了;所以,太子殿下,你得学着点,别烤焦了哈,那我妹妹就不喜欢了!”小寒已开始引诱他了。

    摩昂太子一听,顿时乐了,晓得他已准备全力帮助自己了,赶紧承诺:“是是是,本太子会认真向客卿大人学习,今天开始就认真学,希望清芳郡主不要嫌摩昂太笨了!”

    清芳郡主一听,并不说话,笑了笑,才在太平公主耳边一阵低语。

    “嗯,好,咱们郡主殿下说了,咱们今天就去清水河畔,享受美酒美食;摩昂太子加油!哥哥,咱们出发吧;铁鹰大哥,你可要照顾好云罗公主哦!师父,你打头阵,嘿嘿,咱们出发!”太平公主得意地笑了。

    显然,目的已初步达成了,整张脸一下洋溢着最诱人的春光,一下,又将小寒吸引住了;赶紧将她半抱在怀里,抢在黎山老母面前,率先而行。

    清芳郡主赶紧跟上,笑了:“小寒王兄,你说说,你和公主都大婚多久了,还有必要如此臭显摆吗?哈哈,黎山前辈,月儿,黛丝,莲儿,你们几个不吃醋吗?我这个哥哥、姐姐是不是太疯了一点?”显然,她有点挑事了,企图引起她们的不安,让小寒的后院起火。

    哪知那几个美人听了,微微一笑,黎山老母才说:“这醋啊咱们大伙都不吃,他们嘛,金童玉女,咱们大唐最优秀的两个青年才俊嘛,他们不相爱,那才是天下最大的憾事;所以,寒儿、太平公主怎么亲热都不过分,咱们都支持得很!嘿嘿,郡主殿下,你可得学着点哈!”眼睛却看向了摩昂太子。

    清芳郡主一听,果然红了脸;那摩昂太子心头则是一阵狂喜,晓得这些人都在忙自己了,那张脸已充满了兴奋,那双眼睛又不断地向清芳郡主扫射了,像要将她烤化似的!

    清芳郡主瞧了,理都没理,直接就跳上了马;随即笑了:“寒哥哥,要不要和我赛马啊?哈哈,你的宝马虽然不错,但多了太平姐姐,就吃大亏了,这回,本郡主赢定了!”

    “嘿嘿,妹妹,这赛马嘛,我是不如妹妹了;不如,由摩昂太子代劳如何?太子,有没有兴趣和我妹妹寒马,谁先到清水河畔,谁优胜;铁大哥做裁判,云罗公主也可以做裁判,我要慢慢陪我的美人们缓行!”小寒已李代桃僵了,企图进一步撮合他们。

    清芳郡主一听,笑了:“好嘛,那铁鹰大哥、云罗公主,你们先出发,到目的地等咱们,我们稍后在小寒王兄的命令下赛马!;太子殿下以为如何?”说完,她已挑衅般看向了摩昂太子。

    “好,那本太子就和郡主殿下赛马,郡主殿下放心,本太子还可以让你先行三十米!”摩昂已开始放狂了,想从赛马上打开她的城池缺口,他对自己的骑术自信得很。

    清芳郡主轻蔑一笑:“太子殿下的好意,本郡主心领了,咱们是比赛嘛,当然要公平公正,殿下要是输了,就请回突厥去吧;清芳就不随行了,不过,这生意咱们还是要做的,我也喜欢财富,越多越好,哈哈!”她越想越得意了,也许,这是控制突厥人的最有效手段?

    “啊!”闻言,摩昂太子不敢狂妄了,赶紧收拾好心情,已在祈祷:这场比赛,一定要赢,一定要赢,千万不能输!

    小寒瞧了,晓得他有点发怵了,赶紧鼓励他:“太子殿下的骑术一向不错,当然,我瞧郡主殿下的马也不差,你们应该在伯仲之间,就看谁的马好了,当然,也需要一点点的运气!太子殿下,我看好你哦!”

    他已开始为摩昂太子打气了!闻言,摩昂太子又是大喜,赶紧谢过,双眼又放光了。

    小寒又瞧了一下清芳郡主,才在她耳边低语说:“妹妹,收着点哈,能赢也不要赢,但一定要和他同时到达,那么,他就是你的奴才了;祝贺妹妹大获成功,嘿嘿,!”显然,他已定下妙计了。

    “是啦,哥哥就是狡猾,好了,妹妹一切都听你的;嘿嘿,不就是一场比赛吗?妹妹拎得起的,好嘛,打平最好,我可不想让那小子看不起我!咱们不是还要征服他吗?哈哈!”

    清芳郡主得意地笑了,显然,已成竹在胸。

    此时,一出代州城,清芳郡主和摩昂太子已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

    太平公主这才仔细看了看清芳郡主的马,不觉笑了:“妹妹,不准赢得太多哈!要让让这个突厥太子嘛,哈哈,妹妹加油!”显然,她已认出来她的马了,正是宫中最好的良驹之一:紫电!

    如果她放开了跑,只怕赢摩昂五百米都没问题!摩昂太子的马虽然也不错,但毕竟不是千里驹,哪里会是紫电的对手?清芳郡主赢定了!

    小寒摇了摇头,却赶紧鼓励摩昂太子:“太子加油;妹妹,你也要加油哦!好了,开始,跑!”他大喊一声,同时,打了两匹马一下,果然,两匹马已像箭一般射了出去。

    “哥哥,咱们不追他们吧?嘿嘿,踏雪虽然不错,可脚程还是比不上紫电的,哈哈,我都没留意父皇竟把紫电赐给了清芳郡主,嘿嘿,我都有点嫉妒这小丫头了,居然得了这么大的赏赐!”太平公主得意地说。

    像看见了摩昂太子已向清芳郡主臣服似的,她那双美丽的眼睛已射出来自信的光芒,那张脸也像在散发着祥瑞的光芒似的。

    小寒也叹息了:“清芳郡主打了埋伏,看来,她今天有心要折服这个摩昂太子了,希望她骑慢点,打和吧,这样,咱们的计划才能更好的实行;否则,玩大了就有难度了!”

    “哥哥就是狡猾,为了胜利竟不惜牺牲清芳妹妹的幸福,是不是太下作了?嘿嘿,不过嘛,清芳也是甘愿自投罗网的,咱们也不算太卑鄙了,哈哈!算了,看咱们的清芳郡主如何玩儿这个摩昂太子了,也许,她们能擦出火花也不一定,希望如此吧,那,哥哥的心血就没白费了!”太平公主继续着心中的得意。

    小寒亲了一下她温柔妩媚的脸,又在那双美丽多情的眼上瞧了好一会儿,才说:“还是妹妹最好,嘿嘿,集美丽、智慧、气质、温柔于一身,本王子相当之喜欢;好了,奴才们也赶紧跟上去吧,去瞧瞧咱们清芳郡主的得意劲儿,别让她太疯狂了!”却也压着踏雪的速度,让它只和马车的速度同步!

    那踏雪显然有点不乐意,见了紫电的速度,它有点想狂奔了,偏偏主子要让它慢行,它只得懒散地跟着马车,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一点精气神也没有了,似乎在和小寒赌气似的!

    小寒见了,赶紧在它的背上抽了一下,笑了:“踏雪,狂奔吧;月儿、前辈、黛丝、莲儿,你们慢慢来!”

    踏雪这才兴奋了,一下就奔了出去,追紫电去了,头扬得很高,像要冲到天上去似的!

    那紫电早就领先摩昂的马好几米了,清芳郡主瞧了,更得意了,赶紧快马加鞭,努力向前奔驰,才一会儿,就已超出摩昂太子数十米了;看来,她似乎不想给摩昂面子了,要将他的傲气全部打压才罢手!

    紫电越来越得意了,冲刺得更欢了,渐渐的,摩昂太子和他的马已不见了,完全被紫电扔下了;踏雪的蹄声却渐渐响起来了,显然,踏雪的脚力并不差。

    清芳郡主一瞧,更得意了,赶紧又打马扬鞭,想把踏雪也甩得无影无踪;哪知踏雪的兴头上来了,虽然驮了小寒、太平公主,却也不脚软,四蹄奋起,渐渐向紫电追了上去。

    “妹妹,悠着点,不准冲得太快了;嘿嘿,给哥哥、姐姐面子嘛!”小寒已开始求清芳郡主了;显然,踏雪的脚也不弱,至少,比摩昂太子的马要好很多。

    清芳郡主这才缓缓勒了马,笑了:“是啦,知道了,哥哥,咱们不是要赛马吗?原来哥哥也喜欢玩虚了,竟来这一手?嘿嘿,好了好了,最多,妹妹让他赢好不好?可那小子还有脸做人吗?这种胜利他敢要吗?”

    闻言,小寒不觉一惊,赶紧替她打马,笑了:“好了,你继续跑吧,咱们比比,嘿嘿,我的踏雪也是不错的哦!”原来,突厥人最重规矩,如果他们做得太明显,岂非让摩昂太子更无颜面?

    随即,紫电又继续冲刺了,速度也越来越快了;踏雪见了,更喜欢,奔跑得更欢了,这场赛马似乎变成了紫电与踏雪的较量了。

    时间一长,终于踏雪有点累了,似乎有点缓不过气来了;小寒一瞧,赶紧提了内力,输入踏雪体力,想助它一臂之力;果然,踏雪的精神又上来了,一下,劲头更足了,几乎保持着和紫电同样的速度,一起到达了目的地。

    小寒和太平公主赶紧下马,拍了拍踏雪,让它在自由自在地去玩了,它却和紫电紧紧地靠在一起了,像老朋友似的!

    铁鹰一见,大惊:“怎么太子还没来?看见,这匹马的脚力似乎不在踏雪之下,太神奇了,一定是千里驹了!”

    “当然,那是咱们大唐的十大名驹之一,它叫紫电,如果不是清芳郡主让了我们一回,咱们的踏雪还跑不过紫电呢!”太平公主骄傲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