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在人间 第214章 诚实守信小郎君

    车队到了镖局建筑群周围便从中出来十多个人开始交接货物。

    货物交接后便由手下人再依次送往东镇各处,剩下的就没有张大壮什么事儿了。

    “张大哥回来了,辛苦了,哎?这几位是……”一个哪都去镖局打扮的镖师走过来交接后跟张大壮打着招呼。

    “唉!一言难尽啊!路上我们遇到了伏击,是六大镖局的人,总镖头呢?我要去跟他汇报一下。”张大壮说道。

    “啊?六大镖局的伏击。总镖头他去凌天城参加第十六届全城镖局代表大会了,昨天才去的,恐怕没有十天半个月回不来的。”这个镖师很是为难的说道。

    “这倒是让我给忘了,唉!六大镖局的人被我们抓了,现如今总镖头不再也没个人拿主意,我怕夜长梦多啊!行了,你先去忙吧,我再想其他办法。”张大壮叹了一口气说道。

    “嗯,好,张大哥有事儿招呼我。”说着这个镖师便忙着分发货物去了。

    “来人。”张大壮又是呼唤了一声。

    这时候有几个下人打扮的人走了过来。

    “张大哥,有什么吩咐?”其中一人问道。

    “安排几个房间,让这两位贵客先去休息一下吧,舟车劳顿,他们也乏了,找一间上好的客房,伺候好了,这可是上宾。”张大壮嘱咐道。

    “好嘞,张大哥你就交给我吧,两位贵客请跟我来。”说着,这个下人打扮的人便往西跨院走去,还对着天缘和潘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让张大哥费心了。”潘雪说道。

    “潘姑娘莫要这般客气,到这里就跟到家一样,有事儿就招呼手下人就行了,那什么,我手下还有些事情,就先不招待你们了。”张大壮说道。

    “好,张大哥有事儿就先忙去吧,我们这边无碍的。”天缘道。

    说罢下人领着天缘往给他们安排的房间去休息了,铁蛋儿也紧随其后一同前往。

    待下人走后,铁蛋儿这才凑过来跟天缘说道:“师父,不如我带你四处转转吧?我们这个院子可大了,花园里养了好多好看的小花。”

    听到铁蛋儿这般说天缘想了想之后便答应下来,毕竟要是光在屋子里待着也挺无聊的。

    听到天缘答应下来,铁蛋儿很是开心的拉着天缘给他介绍着哪都去镖局。

    这哪都去镖局称得上是富丽堂皇,要是放到凌天城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豪宅了,天缘也很纳闷,主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修建如此豪宅。

    只见哪都去镖局的建筑群远瞧雾气沼沼,瓦窑四潲,就跟一块砖抠的一样。

    门口有四棵门槐,有上马石下马石,拴马的桩子。对过儿是磨砖对缝八字影壁;路北广梁大门,上有数个红灯笼,下有懒凳。

    内有回事房、管事处、传达处。二门四扇绿屏风洒金星,四个斗方写的是“斋庄中正”;背面是“严肃整齐”。

    进二门方砖墁地,海墁的院子,夏景天高搭天棚三丈六,四个堵头写的是“吉星高照”。

    院里有对对花盆,石榴树,茶叶末色养鱼缸,九尺高夹竹桃,迎春、探春、栀子、翠柏、梧桐树,各种鲜花,各样洋花,真有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春之草。

    正房五间为上,前出廊,后出厦,东西厢房,东西配房,东西耳房。东跨院是厨房,西跨院是茅房,倒座儿书房五间为待客厅。

    明摘合页的窗户,可扇的大玻璃,夏景天是米须的帘子,冬景天子口的风门儿。往屋里一看,真是画露天机,别有洞天。

    这是外景,再往屋里看,铁蛋儿带天缘来的是最大的待客厅。

    迎面摆丈八条案,上有尊窑瓶、郎窑盖碗儿,案前摆:硬木八仙桌,一边一把花梨太师椅。桌子有言语房四宝:纸、笔、墨、砚,宣纸、端砚、湖笔、徽墨、《通鉴》、天文、地理、欧、颜、柳、颜、赵名人字帖。

    墙上挂着许多名人字画,有唐虎的美人儿,米章的山水儿,刘庵的扇面儿、铁保的对子、郑桥的竹子,松中堂的一笔“虎”字。这几个人都是当代文学大家,手下的作品很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

    闹龙金匾,镇宅宝剑,绿鲨鱼皮鞘,金什件、金吞口,上挂黄绒丝绦。

    有一丈二的穿衣镜,一丈二的架几案,五尺多高的八音盒儿,珊瑚盆景儿,碧玺酒陶,可谓是一片福瑞发祥之地。

    但是待客厅中还有一物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一副月照竹林的夜景画。

    单是看这画倒也没什么,但是从上边他却是察觉出来一丝奇怪的能量波动。

    “哎?铁蛋儿。”天缘唤了一声。

    “在呢,师父,有什么吩咐?”铁蛋儿应了一声。

    “这个《月照竹林图》是哪里来的?”天缘指着墙上的那副让他察觉有些异样画卷问道。

    “这个啊?嗯……这个好像是运达镖局在哪都去镖局成立十周年纪念日时送来的,好像还是运达镖局总镖头亲手画的呢!怎么了师父,这画不对劲吗?”铁蛋儿如此说道。

    “嗯,我也说不好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不过你还是通知张大哥把它处理掉吧。”天缘说道。

    “嗯!早知道运达镖局不是什么好东西,阳奉阴违的家伙,送来的东西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一会儿我就告诉我爹去。”铁蛋儿说道。

    天缘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他只是察觉到上边有些异样的能量存在,至于是什么,由于能量波动小了,所以他也探测不出来,也没太当回事儿就把这事儿给放下了。

    之后铁蛋儿还拉着天缘去参观了一下他们的练武场。

    练武场占地面积不小,一旁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依次排列,在练武场另一旁还摆放着石锁,杠铃等一系列训练力量的所需用品。

    其中,在练武场正中间还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擂台,擂台下面,一群赤膊汉子正在一招一式的演练套路。

    “哟!铁蛋儿回来了?你爹呢?”为首的一个精壮的汉子问道。

    “陈叔好,我爹还在交接货物呢,我们也是刚回来。”铁蛋儿说道。

    “恩行,一会儿操练完了我去找你爹去,也不知道让他给我带的当地的土特产他带了没有。”这个陈姓大汉说道。

    “这个我爹可不敢忘,押镖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买回来了。”铁蛋儿连忙说道。

    “哈哈哈,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哎?这二位是?”陈姓大汉看向天缘二人问道。

    “哦!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师……是我认得大哥跟大嫂……呵呵……对大哥跟大嫂。”铁蛋儿刚一说,发现说走了嘴,连忙说了个慌把话给圆了过去。

    天缘之前跟他说让他不要将他拜师天缘的事情说出去,他自然不敢忘,所以他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改口。

    天缘倒是不以为然,当初他就是随口那么一提,只是怕会有更多孩子会过来拜师,那样的话他就会凭空多出一些麻烦。

    但是后来他发现真正像修者苗子的也就铁蛋儿一个人,其余的孩子实在是玩性太大,难有成就。

    没想到自己随随便便的一句话,这个孩子还真上心了,挺有心的一个孩子。

    “哦哦!原来是铁蛋儿新认得师父啊!幸会幸会,我们家铁蛋儿那都好,就是说谎的时候特征太明显了,他这话一出来我就知道你不是他大哥了,而是那个没说出来的师父。”陈姓大汉笑呵呵的说道。

    潘雪在一旁掩面而笑,天缘则也是带着笑意说道:“哦?这么说铁蛋儿还是个不会说谎的好孩子了,那他说谎时有什么特征啊,这我可得好好记住了。”

    “哎!不用这么刻意的去记,你看。”说着,陈姓大汉双手扶着铁蛋儿的肩膀,将他扭过身来面对天缘二人。

    “师……师父,有……那么明显吗……”铁蛋儿结结巴巴的说道。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天缘和潘雪二人一下就笑了出来。

    只见铁蛋儿此时面部僵硬,脑门上的冷汗哗哗的在往下流,眼珠子晃晃悠悠的不敢与天缘对视,努着嘴儿,都快努到耳垂了。

    “呵呵呵……不明显……一点不明显……呵呵呵……”天缘强忍着笑说道。

    好半天铁蛋儿才缓过劲儿来道:“好吧,这位是我师父,这位是我师娘,师父师娘,这位是我爹的结义金兰,也是哪都去镖局的大镖师陈安东。”

    这次铁蛋儿介绍的时候没有任何支支吾吾了,神情自诺的说道。

    天缘拍了拍铁蛋的小脑袋说道:“看来你这娃娃不是说谎的料了,这样也好,秉承着出家人不打诳语的思想,以此来证道,从此,你这个诚实守信小郎君之名必将响彻整个天元大陆。”

    这些话听得其他人耳中皆是一阵无语,这么哄弄人的称号这就给自己徒弟安上了?这也太草率了吧!

    反观铁蛋儿却是感激涕零的对着天缘说道:“诚实守信小郎君张恩烁叩谢师尊赐下绰号。”

    天缘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候潘雪凑到天缘身边问道:“徒儿都有绰号,那你这个当师父的绰号是什么?”

    天缘想了想说道:“我啊?嗯……我是无情打铁小能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