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98章 夜袭

    三个送水果的大汉不容楚君归反对,就强行挤进了门。

    楚君归还没有从那颗樱桃的冲击中回过神来,没能及时避开,对方的手臂擦到了他的衣袖。

    “你撞到我了!你撞痛我了!你已经把我撞死了!”大汉杀猪一样叫了起来。

    楚君归愕然,看这大汉中气十足的样子,恐怕离死还远。

    由于大汉音量实在太高,楚君归不得不半掩耳朵,无奈地问:“那你想怎么样?”

    “赔礼道歉!”大汉理直气壮。

    试验体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赔礼道歉,只不过为了息事宁人,他觉得道个歉似乎也没什么。政治这门组件虽然不完善,但很多案例都指出道歉是个非常有用的技能,许多政客都是这方面的大行家,可以有效减轻决策失误的压力,或者用于掩饰自身的无能。

    在有经验的政客手中,道歉时顺便还能给对手泼上有的没的脏水,把大部分责任推给对手。

    然而还没有等楚君归道歉,就又有人叫道:“道歉有什么用,赔钱!”

    “对!把你口袋里,不对,账户里的钱都交出来!大爷们要付医药费!”

    听到这里,试验体才明白,有些人是没法讲道理的。

    他叹了口气。

    十秒钟后,楚君归把三名大汉一一拖出房间,堆在走廊过道里。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在走廊内徘徊的另一组大汉一声高叫:“有人欺负咱们兄弟啦!”

    轰的一声,如万马奔腾,一个个肌肉猛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涌向楚君归。乒乒乓乓的肌肉碰撞声格外有质感。

    好几分钟过去,一切才安静下来。

    楚君归此刻状态可谓满身大汉,要挣扎着往上爬,才从成堆的肌肉中挤出来。不过看着脚下一片晕倒的猛男,他也感觉有些棘手,不知该如何处理。

    试验体有些不明白,第九舰队也算是王朝一线主力,怎么会有这么多外壮内虚的肌肉胖子。这些家伙看着肌肉线条发达,可是力量却弱得很,远远不及那个话多的沧龙,也比不过犀牛、豹子这些人。

    楚君归蹲下,捏了捏身下一个猛男的胸肌,只觉触手柔软,丝毫没有质感,别说比不上一些软质钢铁,就连一些柔软的轻质橡胶也比不上。

    这等品质的肌肉,在楚君归眼中和五花肉没什么区别。

    他看着被完全堵死的走廊,叹了口气,只能自己动手,将这些猛男一个个贴着墙壁码放整齐。这才算清出一条通道。

    干完活,楚君归又拿起那颗樱桃,就想丢入口中。

    屏幕另一端,林兮忍不住捂眼,道:“他要是敢吃,这辈子别想我理他!”

    旁边是李若白,也盯着屏幕,喉头不断上下滚动,又有些想吐的意思。不过他还是勉强安慰林兮,“这事不能怪君归,他又不像我们能看到监控。”

    “那也不行!”林兮声音提高了八度。

    “不让他亲你不就行了?”李若白小声嘟囔。

    “你说什么?”林兮目光如刀。

    “没什么。”李若白赶紧避开她的目光。

    楚君归的手停在半空,嘴都已经张开了,不过并没有做那个丢的动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这样保持不动足足有一分钟,对于无数屏幕后的人来说却是度日如年,虽然林兮不想他吃,可是盼望他吃的人明显更多。

    无数愿力集中在楚君归身上,如果怨念能杀人,那楚君归早死几十回了。

    此刻试验体眼瞳深处闪动微光,已经切换了好几种扫描方式,不断测试着樱桃内外的成分,以防下毒。

    虽说第九舰队是王朝正规主力,不应该干这么龌蹉的事,不过楚君归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一路过来大概已经把某些人得罪到死了,虽然他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扫描结果显示,这颗樱桃确实是纯天然有机产品,内外都没有有害化学物质,只是表面有些不明蛋白质和杂质。以楚君归那炼狱熔炉般的消化系统,别说有机物,就是大部分无机物也能给消化了。

    然而他现在终究和刚出基地的试验体有所区别。楚君归看看左右成排的肌肉猛男。这些猛男个个都穿着紧身衣裤,以突显一身没什么鸟用的松软肌肉线条,全身上下都没什么可装东西的地方。

    这颗樱桃虽然不大,但此前是放在哪里的?

    这个问题,楚君归不愿深究,他随手捏开一个猛男的嘴,把樱桃丢了进去,然后回房睡觉。

    屏幕后一片叹息。

    其实林兮此刻住的地方离楚君归不过隔了一条街,只不过她所在地方是需要现役中将才能查看,楚君归那个预备役上校看着官挺大,但根本不在体制内,真实权限怕是还比不上一个小小的现役在职少尉。

    李若白和四号都与林兮住在同一栋楼,而冬狩小队其他幸存者则是住在另一个区域。整个冬狩小队直接按身份重要程度被分成了三档。

    李若白坐在林兮的客厅里,写意地将腿搁在茶几上,一边喝着果汁一边看楚君归睡觉。

    林兮走过来,劈手夺过果汁,说:“你这么喜欢看男人睡觉吗?”

    “我才看了一眼。”李若白伸手去拿果汁。

    林兮一脸嫌弃,“大男人不喝酒喝什么果汁?另外你一动不动地看了十五分钟了!”

    “啊,已经这么久了吗?”李若白如梦方醒。

    林兮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冷道:“老实交待,你究竟在看什么?”

    “真要说吗?”

    “不说就滚!”林兮毫不客气。

    “你就是这么对待曾和你生死与共的战友的吗?”李若白夸张地叹了口气,然后问:“对了,你就打算这么回去?”

    “不回去还能怎么办?”

    “就你那个家,要是换作我的话,打死也不回去。”

    林兮沉默片刻,叹了口气,说:“生在这样的家族,就有些不得不背负的责任和义务。我理解长辈的做法。”

    “我也理解,但我绝不接受。”

    “好了,别想岔开话题,老实交待,你究竟在看什么?”

    “我就是看看。”

    “你刚才眼神不对!”

    “哪有?”李若白明显有些心虚。

    林兮正待追问,忽然看到屏幕上有了变化。楚君归的房门无声无息地打开,凌菲走了进来,足下无声。

    “她来干什么?”林兮瞬间把李若白抛到了脑后,死死盯着凌菲,额头鬓角的小胎毛都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