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00章 管饭

    司令部内,林玄尚脸色很黑,挥手一拂,道:“这个凌菲,究竟要干什么?”

    旁边参谋们面面相觑,无人回答。

    “都哑巴了不成?”林玄尚声音高了几分。

    元帅发怒,装傻自是不行的。当下就有一个参谋站了出来,说:“凌将军智计机变都是万中无一,我们是万万不及的。一定要揣摩她用意的话,我个人愚见,或许是力敌不行,改为智取。”

    林玄尚哼了一声,脸色更黑了。智取这个词,实是用心险恶。不过他也知道,指望这些参谋为凌菲说好话,那是绝无可能。过去这十年中,凌菲几乎把所有参谋都得罪个遍,这些人没直接说她色诱已经算是很克制了。

    林玄尚虽然在第九舰队任职多年,但这毕竟是王朝舰队,而不是一家一姓的私军。舰队之内,也还有参谋联席会议参谋长,基地司令,战略保障局主任等要员制衡。

    更何况,林玄尚即将调任的消息已经传开,舰队内正是山雨欲来,人心惶惶之际,林玄尚的命令也有些推行不力的感觉。

    再者说,早就有人传开,此次凌菲必将留任,无法随林玄尚一同调走。主使此事的,据说就是林玄尚的发妻。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令凌菲愈加孤立。

    要员公寓内,李若白看看林兮,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君归虽然牺牲了一点那个……色相,但如果能够就此解决你叔叔的家争,也算为你林家小小立了一功。这可是好事,有功和无功大不一样,你懂的。”

    林兮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妥。

    宿舍中,楚君归看着满地狼藉,叹了口气,看来这下真的是睡不成了。虽然他根本不介意是不是睡在床上,随便找个地方一躺就可以睡,可是人家连床都砸了,怎么可能给他这种机会?

    他望向凌菲,问:“我现在该做什么?”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需要问我。”

    楚君归找了张椅子坐下,就此不动。

    凌菲心中冷笑,“看你能装多久,有本事你就坐一夜!”

    她也搬了把椅子,就在楚君归面前坐定,两人膝盖都快要触到一起。

    转眼间十分钟过去了。

    凌菲心中微凛,由始至终,楚君归丝毫未动,这样看来,他说不定真能坐一夜。凌菲哪里知道,以往在实验基地时,别说一夜,就是几天几夜,楚君归也不是没有坐过。

    然而就这样干耗一夜,却不是凌菲愿意看到的。她说的24小时,其实是说给林玄尚和参谋们听的,要在24小时内逼得楚君归低头,这才显出她的本事。只不过现在看来,楚君归似乎比她还能耗。

    “你打算坐多久?”凌菲很清楚,先开口就是自己输了一场。

    “不知道。”

    “你难道想坐一天?”

    “也可以啊。”

    “不行!”

    “那我要做什么?”

    “你自己想。”

    楚君归十分无奈,面前的这个女人委实不讲道理,可又拿她全无办法。最后,楚君归只能顺着她的思路,说:“出去也行,要不你请我吃饭吧。”

    “你说什么?”凌菲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请我吃饭,就不用呆在这里了。”

    凌菲指着自己鼻子,一字一句地说:“我,请,你,吃,饭?”

    楚君归一脸真诚,“你赚得比我多,当然应该是你请。”

    凌菲怒极反笑,“你不是刚吃过吗?”

    楚君归摸着肚子,认真地说:“我觉得还能再装点。”

    凌菲已经怒到没有情绪了,腾地站起,道:“走!我带你去吃!”

    楚君归立刻乖乖跟上。

    屏幕另一端,林兮张大了口,一脸不可思议。许久之后,她才回过神来,放声大笑。

    李若白也深觉不可思议,摇了摇头,再叹一口气。

    片刻之后,凌菲和楚君归坐到商业区的一间饭店内。服务生自是认得舰队最有名的美女将军参谋,双手将菜单递上,始终半弓着腰,极是恭敬。

    凌菲拿过菜单,向楚君归看了一眼,随手在菜单上一划,道:“这些都要了。”

    服务生见足有十几个菜,吓了一跳,小声地问:“这个,会不会有点多?”

    “是备料不够还是厨师没上班?”凌菲冷问。

    “都不是。”

    “那就去下单。”

    服务生再不敢多话,一溜烟地跑了。

    凌菲看着楚君归,眼神分明在说“撑死你个小王八蛋!”

    楚君归却是满脸笑容,无数资料都表明了一个道理,对待金主态度一定要好。

    能够在舰队母港立足的饭店自都不是等闲之辈,转眼之间,一道道菜就如流水般送了上来,色香味俱佳,试验体吃得心情大好。

    正吃得高兴,凌菲忽然问:“听说你一直在太空基地中长大?”

    “是的。”

    “你父亲叫什么?”

    “楚云飞,也叫楚鹰扬。”

    “哦,他现在在哪里?”

    “死了。”

    就这样,凌菲一句句盘问着楚君归的来历,问得非常细。而楚君归也十分配合,有什么就答什么,没有丝毫犹豫。

    “能告诉我你父亲的名字吗”

    “楚云飞,也叫楚鹰扬。”

    有时候凌菲会突然重复一个问题,而楚君归每次回答都是一样,没有一次错误。

    只是凌菲没有想到,她问题才问了一半,桌上菜已经空了。

    凌菲索性也不要菜单了,叫过服务员,道:“把菜单上剩下的都上一遍。”

    服务生再吃一惊,偷偷看了楚君归一眼,飞也似地去下单。凌菲心中也有些凌乱,整理了一下思路,才继续问问题。

    等到她问完,桌上菜又空了,而楚君归终于吃饱了。

    试验体抚摸着自己微凸的小腹,心生感慨,觉得自己消化系统还是太弱了,居然这么容易就吃饱了。

    “吃完了吗?那结账。”凌菲话音刚落,个人终端上就跳出帐户余额,然后猛地向下一沉。

    饶是凌菲视金钱如粪土,被楚君归一口气吃掉三个月的薪水,还是禁不住呆了一呆。再想到不久之前楚君归才刚吃掉几十份饭菜,更是隐隐有些后怕。要是楚君归没有吃过饭,那恐怕她半年薪水都要不保。

    凌菲若有所思,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楚君归,问:“你为什么会跟着林兮?是因为她管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