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01章 餐后咖啡

    林兮打开了个人终端,直接联通了凌菲的通讯频道,开口就说:“你想管他的饭吗?那他就送给你了。”

    凌菲浅浅一笑,口唇不动,直接以意识回道:“那还是算了,留给你吧。”

    “也是啊,以你的薪水想要养活他还是有些吃力的。我还是劝你一句,以后不要死要面子活受罪,老老实实的天天买材料在家自己做饭,饭钱就不会这么贵了。”

    “我作为王朝少将养他都这么吃力,为什么一个少校却能负担呢?”凌菲反问。

    “因为我有零用钱,不必靠薪水。”

    凌菲涵养再好,脸色也变了一变,冷笑道:“靠家里也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真是佩服你。”

    林兮微笑道:“没办法,谁让我生在这样的家族呢?天生运气就好啊!再说,有这样的条件当然要用,我就能专心学业,不必分心。要是还要操心生计的话,万一不小心考个第五,岂不是脸都丢光了?还有啊,家族能有今日,也是先祖们一代代流血流汗打下来的,不给我难道给你吗?”

    “强词夺理。”

    “说不过我了吗?你如果不服,那就好好努力,别让你的孩子再被一个少校羞辱,而要变成能羞辱少将的人。”

    凌菲的脸已经完全冷下来了,“你不觉得这些话过分了吗?”

    “对于想拆散别人家庭的人,说什么都不过分。”

    凌菲沉默一会,方道:“我没有。”

    “这话谁信?”林兮冷笑。“你可以把自己摘得很干净,可事实是已经让叔叔家里翻天了。叔叔那么信任你,你就是这么回报他的?”

    凌菲皱眉,说:“林少校,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我是敬重你的家族,并不是怕了你这个人。”

    “那又怎样?”

    凌菲忽然伸手挑了一下楚君归的下巴,说:“这个傻小子总不是什么人的老公吧?那就我收了。”

    “你敢!!”林兮一声咆哮,然后才发觉不对。

    凌菲冷笑,穷追猛打,“怎么,难道他是你的男朋友?”

    林兮咬着嘴唇,沉默不语。

    “你只要告诉我是,那我立刻不再打扰你们。怎么样,你敢说吗?”

    林兮依旧沉默,眼中却渐渐燃火。

    李若白叹了口气,切入频道,说:“凌少将,适可而止吧。”

    凌菲拢了拢额前短发,从容地说:“这件事不是我挑起来的吧?”

    “你应该知道,有些事不适合拿出来说的。兮姐的性格你也知道,如果真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那么林元帅也护不住你。”

    凌菲淡道:“大不了把我调到最前线,以我的本事,也不见得会死。就算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为王朝捐躯,原本就是军人的本分。”

    李若白又叹了口气,说:“想去前线?你想多了。你升将军升得太快了,这里面或许有些不合规则的事。你应该知道,针对这类情况的调查可能会拖很久,十年八年,甚至更长都有可能,而在被调查期间,你会被监视居住,哪都去不了。”

    “除了仗势欺人,你们这些大家族还会做什么?”凌菲讥道。

    “抱歉,我只是不想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另外,你们对楚君归的所谓考验还要持续多久?这个闹剧该收场了吧?林元帅当初要的是摸底,你们这样私自升格胡闹,也差不多够了吧?”

    “这件事不是你能管得了的。”凌菲直接顶了回去。

    “君归的手臂还在冷冻保存,本来我们是想用这几天时间在基地里替他生成一条新手臂的,现在恐怕已经来不及了。这件事可大可小,你明白我说这话的意思。”

    “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我只是想要解决问题。如果能够私下解决当然最好,如果不能,那我就只好想其它办法了。或者让家父出面,直接跟林元帅要人也是一条路。只不过因为你们这些下面人的胡作非为,影响了林李两家的关系,这个责任,恐怕你负担不起。”

    “有这么严重?”凌菲冷笑。

    “君归救过我的命,不只一次。严不严重,你自己考虑吧。”说罢,李若白切断了通讯。

    他坐回椅中,看着默然不语的林兮,轻叹一声,说:“现在捅破了也好,反正你回去之后,总是要面对的。”

    林兮依旧沉默。

    饭店内,凌菲看着面前的楚君归,忽然笑了,说:“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受欢迎。就只是因为长得好,又能打?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跻身那些大家族的子弟之列,那你就真的错了。”

    “什么大家族的子弟?我为什么要和他们在一起?”

    “李若白,林兮,他们不就是吗?”

    “那是因为任务。”试验体一向老实,轻易不启动战术欺骗。

    凌菲笑了笑,说:“我当年想法也是和你一样,后来却发现和当年的朋友们越走越远,连最重要的人也是这样。门当户对这四个字,真的要时刻记在心里啊。”

    楚君归从善如流,“门当户对?好的,我记住了。有时间的话,我会去学一下民用建筑的。我刚进军校不久,在学院里只来得及学些简单的野战工事构建。”

    凌菲哭笑不得,只当楚君归装傻,也不解释了。

    两人在餐厅里面对面呆坐,就这样一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也过去了。

    “不说点什么吗?”凌菲终于承认,拼耐心是绝对拼不过楚君归的。这家伙必要的时候,可以无休无止地发呆,反正吃的多,怎么都饿不死。

    “要说什么?”楚君归没有建立过聊天一类的任务。

    “算了,这样吧,把你最后的考验期改为一个小时。一小时后你就自由了。走吧,我们去喝咖啡,我请。”

    “好。”

    片刻后,两人在一间充满母星艺术家波洛克风格的咖啡馆中坐定。

    “看你能喝多少水!”凌菲心中恶狠狠地想,然后招来服务员,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各来三十杯!”

    服务员吓了一跳,但看到凌菲的军衔,不敢多问,直接下去准备去了。

    咖啡端上,楚君归一口下肚,细细地品了一品。

    凌菲一边浅啜,一边问:“口感如何?”

    “咖啡因含量距离饱和浓度还有很大距离。”

    凌菲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你还挺幽默!”

    试验体茫然,不明白说实话怎么也变成幽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