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数千万的风雨悬浮在这片天地间,密集呼啸在虚空之中,漫天只剩下浓烈的而狂暴的剑意。

    明明是剑气,却如同孕育出磅礴大雨一般。如同是汪洋大海里掀起的风雨。

    三人的杀招杀向许无舟。

    爆发喷薄的火山,与山同高的凶兽,肆虐的狂风万道。

    任何一种,都展现出天地之威,强横至极。如此大招,就算观望的化神境都觉得心悸。

    可就是如此恐怖的三招,就被许无舟的剑挡住。

    许无舟站在那里,周身力量狂暴而出,无穷无尽的剑意直冲爆发出来,他就如同一尊剑,一尊寂灭万物的剑。

    没错!虽是风雨,可却要寂灭万物,风雨所打之处,要磨灭一切,满带着狂暴。

    这种狂暴超越了丁一帆的火山喷发,卢庆文的狂风万道,当然也超过了路东新的凶兽肆虐。

    剑来的突兀,来的恐怖。

    他要扫灭面前的一切障碍,天地间的一切,都要在这剑中摧毁。

    青石被搅碎,狂风被切割,所过之处,无一完好。

    如此剑芒,冲击向三人的大招。

    丁一帆三人神情剧变,他们自然感觉到其中的恐怖。他们全力的爆发力量,神魂冲击而出,大道秘术施展到极致,他们丝毫不敢保留,甚至不惜沸腾精血,以精血爆发。

    火山喷发吞噬着剑芒,凶兽冲击磨灭剑芒,狂风呼啸抵挡剑芒。

    可剑芒却无穷无尽般,不断的冲出去,集合他们三人之力,勉强能挡住。

    可是,他们承受着如此之剑,身体难受无比。

    三人对望一眼,气机交融,暴涨数分,迎战许无舟。

    他们很清楚,这是决战。这一招谁胜,那这一战就谁胜。

    “许无舟,我就不信,你能挡住我们三人。”

    丁一帆吼叫,他再次狂暴,体内的力量宣泄而出,原本喷薄的火山,这一刻更是炸裂般吞噬镇压许无舟而去。

    漫天的剑芒,在这一刻都要因此而逊色。

    路东新和卢庆文大喜,他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而就是这一刻,却听到了许无舟声音。

    “我还有一剑,叫做:剑落成山!”

    许无舟话语落下间,风雨徒然消失。

    下一个瞬间,那消失的风雨剑芒,却汇聚在一起,化作一座剑山,直接落下。

    剑山落在火山上,落在狂风上,落在凶兽上。

    咔嚓!

    所有的异象,这一刻都分崩离析,直接崩裂。

    剑山带着寂灭三人大招的余威,直接冲击在三人身上。

    “噗嗤!”

    三人喷血,身体飞了出去。

    “这不可能!”

    丁一帆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是许无舟能展现出来的道。强大的超乎想象,这种道……就算是化神境都难以展现。

    可是,他再如何不相信,此时遭受重创砸在大地上。

    四周徒然的安静下来,因为风啸也被剑芒给寂灭。

    “这是人间剑吗?”

    有人喃喃自语,骇然的看着许无舟。

    这一剑,太强了,强大到所有人那一刻有种错觉,感觉这是一个剑的世界。

    这世上谁能在化神境之下给人这样的感觉?

    以前他们以为剑痴陈惊鸿,可未曾想到,此刻还能见到有一人能展现出这样的剑。

    甚至有人在思考,许无舟的剑是不是能和陈惊鸿比。

    禹枫站在一旁,他内心也震动。他见识过许无舟的剑道,当初他就感叹很强大。

    可那时候,许无舟连先天境都不是。所以尽管惊讶,但并没有此刻的震撼。

    禹枫觉得,许无舟虽强,可成长太快了,他的道不一定跟得上,可是结果告诉他,他不只是跟上了,而且很逆天。

    如此大道,天下几人走的出来?

    禹枫都觉得,这一剑施展而出,陈惊鸿要接怕都不容易。

    当然,禹枫熟悉陈惊鸿。这一剑虽强大,但却还比不上陈惊鸿此时的剑道。

    可,许无舟修的不仅仅是剑道啊。

    许无舟站在那,三剑虽然对他的消耗极大。可他成就神海境了,这样的消耗他能承受的住。

    对于三剑如此威力,他很清楚。达到神海境后,前三剑对他来说能展现出真正的精髓。

    就算是第四剑有能量支持,问题也不大。倒是第五剑,勉强入门,施展起来不易。

    场中,仙阁派来偷偷关注这一战的武者脸色一变再变。他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却未曾想到还是折戟了。

    许无舟难怪如此自信了,如此大道。除了九痴那些人,谁还能能和他比?

    也就是说,他当真是无惧同阶任何一人了。按照规矩来,仙阁当真奈何不了他。

    “道宗居然出了这样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是啊!没有想到啊,落魄的道宗居然培养出这样一个人物。”

    “我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道宗来朝歌后,其他人都不出面,只是让许无舟出面了。”

    “有大能为他守护规矩,而以他展现的战力,那就相当于无敌啊!”

    “……”

    众人议论间,许无舟却走到了丁一帆等人面前。

    “我说过欢迎你们来找我麻烦,因为对我来说,你们找的麻烦最终会成为别人的麻烦。哦,还有你们自己的麻烦。”

    许无舟的话语让丁一帆等人脸色剧变。

    果然,他们听到许无舟说道:“你们觉得我会怎么样处理你们呢?”

    三人都惊悚,许无舟连诸侯都敢杀?那对他们难道会仁慈吗?

    他们虽然是出身也不凡,可再不凡比得上诸侯吗?

    禹枫看着丁一帆,心想现在后悔了吧。一开始让你别乱来你不听,早就告诉过你玩不过这小子了。

    禹枫想到丁一帆的漂亮妹妹,站出来道:“许兄,你要杀就先杀其他两人。丁一帆你先留一留,等我去一趟丁家,你再考虑杀不杀他。”

    丁一帆听到禹枫的话,没有因此而开心,他怒极败坏:“禹枫,你胆敢用我来打我妹妹的主意,我不会放过你。”

    禹枫懒得搭理丁一帆:傻子一个,你都落在许无舟手中了,还能威胁到我什么?何况……你也打不过我啊。

    路东新和卢庆文面如死灰,他们没有想过会失败。可这一失败,许无舟岂能不杀鸡儆猴,告诉中立派道宗和仙阁的争斗参与不得。

    昨日,刚杀诸侯杀鸡儆猴,今日没有想到轮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