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朝歌突然涌起了一股风气。

    各种批评仙阁的声音出现,比如仗势欺人、以权谋私、残杀天骄等等。

    很多事情,都说的绘声绘色,让人都忍不住怀疑起来。

    当然,和仙阁相反的是。道宗屡屡被人提起并且夸张。

    特别是道宗许无舟,所在所为让人津津乐道,敬佩其心胸。

    这股风气不大,却在朝歌缓慢的成长。

    许无舟前往了道宗,被很多人观望。但许无舟在道宗没有呆多久,就离开道宗回到了医馆。

    丁一帆等人,派人送来了很多神金。

    与此同时,禹枫把梁王世子等人抬进了医馆。

    所有人错愕,心想难道许无舟真要给他们治不成?他们之间可有大仇啊。特别是淮王,被许无舟一刀斩了。

    可结果又出乎众人预料,因为许无舟真的帮他们治好了。三位世子从废人再次恢复正常。

    这看着不少人心生敬佩,有人忍不住道:“不亏是人间少师,当真是至诚君子啊,言出必行。”

    一句话,引得不少人点头。

    而在医馆治好三人的许无舟,看了一眼禹枫,这家伙这样做肯定是得了好处。说不定就是在其中拿了什么回扣。

    要不然,他会参与其中?

    最重要的是,三个人前来治疗时,都被禹枫给打晕了。显然是不想这三人看到他。

    “没事!这回扣让你拿!等找个机会,把你打晕了全抢了就是。”

    许无舟心中嘀咕,就当是先存在你身上,到时候你还得付利息。

    “许兄,来朝歌这么久,一直躲在医馆哪里都没去,要不要去见识一下朝歌的风土人情?”禹枫赚了一笔,内心愉悦,问着许无舟道。

    “好啊!”许无舟答应道。

    禹枫一愣,没有想到许无舟答应的这么爽快。他这时候有些犹豫了,这家伙搞事能力一流,来朝歌就没停过。

    如此顺畅的就接过他的话,这家伙是不是在谋算怎么搞事,并且把我拖下水。

    毕竟自己刚坑了他一把,这家伙肯定有些察觉。

    “许兄,我突然觉得你在朝歌凶险,还是不要乱走的好,安心在医馆修行。”

    “修行在哪里修行都一样,不碍事的!”

    “许兄,修行之事怎么能轻视,还是安心修行吧。”

    “无妨!化神也没这么快到,神海十变,一念之间而已!”

    “许兄……”

    禹枫刚想说什么,却见许无舟拖着他往外走。与此同时,许无舟身上的气息涌动,神性力量喷发。

    与此同时,天地异象显现。许无舟神海浮现,神海中的能量翻腾而起,而这些能量已经已经蜕变,变得神性浓郁,宛如一缕缕神力。

    许无舟站在那,周身力量如同海啸荡漾。

    “神海十变!”

    禹枫呆滞的看着许无舟,他达到神海十变不奇怪。可是说话间就直接突破,这就让禹枫惊诧了。

    神海十变,真正的步入了神海境的极致,下一步就能成就化神了。

    化神境,对许无舟来说很难吗?他可是身具化仙池水。

    虽然化仙池水不能多用,但对于许无舟这样的人来说,以他展现的剑道来看,借助化仙池水一次成就化神难吗?

    “不过,成就化神也不是什么好事。现在许无舟处于无敌状态,但他只要成就大修行者,很多规矩就变了。”

    禹枫嘀咕着这些,但人却被许无舟拖着走。

    揽春坊!

    朝歌的一处风花雪夜之地,在朝歌并不是很出名,只能算中等偏上。

    可禹枫看着这一处地方,就苦着脸。心想果然,许无舟就是去搞事的。

    揽春坊他自然来过,这里的姑娘水准是差了一些,但是这里的酒却不错。

    听闻,这里的酒是从仙阁拿出来的。

    因为揽春坊的老板,是仙阁真王长老的胞兄弟。

    许无舟拖着他来这里,意思还不明显嘛?

    不过,禹枫是作死小能手,尽管知道许无舟是来闹事,但他也不在乎。都走到这里了,难道还换地方啊?多麻烦!

    所以,禹枫熟门熟路的进入了揽春坊。

    “许兄,闹事呢,你晚点闹。别一进来就闹,这样太没意思了。总得玩完之后,再闹才性价比更高吧。”

    “禹兄说的有道理。”

    “哈哈哈!感谢许兄给面子啊。今日我请客!”

    “禹兄还是折现吧,都准备闹事了。到时候还给什么钱啊?”

    禹枫思索了一下,点头道:“也对,那等等我得多找几个,要不然就亏了。”

    禹枫和许无舟进入揽春阁,顿时莺莺燕燕围了上来。

    禹枫也不客气,直接喊道:“这一批,还有这一批,还有那一批……嗯,都留下来陪我们。”

    揽春坊的人都呆了,他们不认识禹枫和许无舟。心想这是哪里来的二世子?就两个人,要了揽春坊一半姑娘。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安排?”禹枫怒道。

    说完,也不看他们,转头看向许无舟道:“许兄,我向来大度,你先挑一些你喜欢的?”

    许无舟扫了一眼在场的姑娘,看了禹枫一眼道:“我其实很佩服你,人啊,这一生都是在挑挑拣拣,都想要好的,所以活的很累。可是你,就没有这样的烦恼。”

    禹枫一愣,心想莫名其妙夸我干什么。

    但马上,他就反应过来大怒。这混账东西是在骂自己不挑对吗?!骂我眼光不行,什么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