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52章 是一直喝

    戴传最终还是认怂了,一道神形从他神海中显现出来。

    戴传的神形很平常,就是一艘船。他在神海中凝聚出一条船,就想要借着这条船横渡神海,达到彼岸。

    不过他天赋有限,化神成功就再无寸进。

    神形晶莹,炫富在虚空上。其上道韵和神力流淌,同样有神魂的力量流淌其中。

    “以道为根基,神性力量为材料,神魂力糅合剂,把这些力量合二为一,蜕变成形。”

    许无舟消耗黑碗液体,凝视着对方的神形。凝视间,他感觉到不只是这些力量糅合蜕变成的一股新力量,在这其中还有其他的一股力量。

    许无舟忍不住看向戴传,发现戴传神形离体之后,他的人显得有些呆滞,丧失了神智一样。

    “还有灵魂的融入其中了!”

    许无舟心中若有所思,不由想到了一个词。

    元婴!

    化神所化出的神形,倒是有些像元婴。不过比起元婴又不如,因为神形离开肉身,存在不了多久。

    “他的神形能离开肉身能存在多久?”许无舟问禹枫道。

    “他?靠资源堆积起来的,比起普通化神还不如,怕是一天都存在不了。”

    “你呢?”许无舟道。

    禹枫说道:“我存在个百八十年应该没问题!”

    许无舟自然不信禹枫的话,问着他道:“有没有人神形离体长存不灭?”禹枫说道:“化神境之后暂且不说,单单化神境的话。要想神形离体而长存不灭,这几乎不可做到。因为一个完整的人,应该有血有肉的,但有能量没有载体,怎么可能长

    存。

    但天下间,道最不可思议,道拥有各种神奇。有人借助道,滴血都可重生。那神形陈长存世间也自然是可以的。只是,化神境难以拥有这种道。如果说化神境的神形可离体长存,这世上或许只有九痴的道可以。他们的道走到什么层次没人知道,但我觉得吧,他们虽然道走的很远,

    但要说离体长存,也不见得。”

    许无舟听着禹枫的话,心想要是能离体而不灭,倒是真有点像元神出窍。

    许无舟再次感受对方的神形,感觉神形道韵颤动间,天地为之而颤动,此方天地受他影响。

    许无舟喃喃道:“神形牵动天地!”

    “成为大修行者后,道越来越重要。既然神形以道为基础,那自然带着道之力。世人都说天地是大道所化,那拥有道的神形,自然可以牵动天地。

    化神境之所以强大,也就是因为可以依靠自身大道借助天地之力了。

    凡人如何和天地相抗衡?这就是为什么化神境,神海境之下不能敌的原因。”

    许无舟点头,这些他也了解。他更多的是在了解着神形的本质。

    他心中隐隐有一条路,但有些东西还不清楚。所以他想要一观别人的神形。

    神形何其重要,正常情况下武者都不会让人观看。所以,他才来约战戴传。

    许无舟走上前,不再只是以眼神观看神形了。

    他以力量没入其中,开始细细的探查。

    戴传咬着牙齿,死死地盯着许无舟和禹枫,恨到了极致。

    神形被人探查,那他的修行将毫无秘密可言,一切都暴露在两人之下了,这对于武者来说,绝对是难以接受的。

    可命在他们手里,却不得不咬牙接受。

    许无舟探查了许久,越是探查,越觉得神形非凡。

    神形是特殊能量组成的,每一缕能量都恐怖和奇异。

    许无舟知道,组成神形的能量,武者给了他们一个名字。

    神元!

    许无舟觉得,这股能量对得起这个称呼。比如戴传的道,修行的是草木之道。这股神元之中,就有磅礴的草木生命力,有大道之力。

    就单凭这点,戴传不需要懂医术,一些伤势他也能治疗。这就是神元的奇特。

    虽然所有人的神形能量都叫神元,可是每个人的道不一样,神元也不一样。

    许无舟研究了很久,直到戴传的神形开始不稳颤动了,许无舟才苏醒过来。

    了解的差不多的许无舟,也不再探查对方的神形。

    禹枫也不管戴传,一脚直接踹飞戴传,看都不看他一眼。

    “许兄,去找个高档的地方?”

    许无舟问道:“有美貌能比黛夭夭那样的?”

    “咳咳咳!”禹枫咳嗽了几句,心想就不怕黛夭夭拿刀砍你吗?我虽然作死,但面对那魔女,也不敢乱说话了。

    “比较难,但是找一下,还是有些极品的。”

    许无舟问道:“极品?比黛夭夭差一筹?”

    “那个……要求再微微低一些。”

    “差两筹?”

    “……”

    “连这都没有,那还去个屁啊。禹兄,你当真是不挑啊。”

    禹枫怒急。

    对于混迹青楼,禹枫其实也不感兴趣。可是他在朝歌名声太响亮了,良家姑娘都听过他的名声,唉,除了去青楼没别的地方可去了。

    虽然,青楼是胭脂俗粉了一些。但生活所迫,降低要求也是没办法啊。

    说到这,禹枫又恨他爹了。他在朝歌名声这么差,还是他那位爹的功劳。

    当年为了收拾他,派了上千人,敲锣打鼓在朝歌每一条街道唱他的那些龌龊事,导致他在朝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成为女子口中人人骂的禽兽。

    禹枫很怀疑,那是自己的亲爹吗?别人家的孩子做了错事,做爹的都是包庇。

    自己这爹,生怕别人不知道。

    想到当年上千人敲锣打鼓满天下唱他的各种事迹,他就怒火中烧,他的那些事迹都能当做艳情小说了,他爹居然毫无保留完全让人唱出来。

    许无舟正准备离开,却听到一个醉晕晕的娇声从楼阁的一个包厢传来:“喂!那个道门第一人,你酒量怎么样?”

    许无舟一愣,目光看向楼阁,只能见到其中有着一个曼妙的身影,但是被薄纱屏风挡住,看的很模糊。

    许无舟也不知道这人是谁,他也没兴趣知道,就竖起一根大拇指。

    “一斤?”娇声响起。

    许无舟嗤笑了一声道:“是一直喝!”

    酒量许无舟是不怎么样,但谁还能在这方面怂?喝酒不吹牛那算喝酒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