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风华起云烟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三人成行

    这是一个地下深处的洞穴。

    或者说,更像是一道峡谷。

    其高达数十丈,左右延伸数百丈,并由宽阔渐变狭窄,最终随着地下河流延伸远方。

    却并不阴暗。

    洞穴内尽为白色的玉石,闪烁着点点晶光,俨如冰雕玉砌一般,煞是明亮辉煌而又别有洞天。

    便是如此隐秘的所在,竟然站着一道人影。

    头顶的玉冠,飘逸的长衫,挺拔的身躯,清秀的五官,入鬓的剑眉,还有微翘而又刚毅的嘴角,以及他深沉的双眸,正是某位先生的神态相貌。

    而此时的无咎,犹自低头看着脚边的河水,一个人默默的出神,

    丈余宽、数尺深的河水,来自莫测,奔向未知,却流淌不息,一去不返……

    无咎伫立良久,转而抬起头来。面对着晶光闪烁的洞穴,他的眸子里也多了点点的星芒。他抬起脚步,慢慢离开了水边。

    不远之外,是片石坡。

    石坡的尽头,陡峭的玉石峭壁之间,错落着数十个洞口,如同蜂巢一般而大小各异。

    片刻之后,一个独自存在的洞口呈现眼前。

    无咎抬手一挥,走入洞内。

    洞内颇为宽敞,却被禁制分成两半。神识可见,十余丈的洞穴深处,一道娇小的白衣人影,犹自闭目静坐、吐纳调息。

    冰灵儿。

    她在修炼。

    据她所说,得益于月莲姐姐的传授指点,她已渐渐参悟了《九转玄丹术》的玄机,使得多年止步不前的境界有了提升的迹象。

    嗯,但愿她有所收获。

    何况难得这么一个隐秘幽静之地,理当休整一段时日。

    故而,修炼的不止灵儿一个。同行的伙伴们,都在忙着闭关用功。即使他无先生,也没有闲着。

    无咎甩动衣袖,盘膝坐下。

    地上铺着厚厚的一层晶石碎屑,便是他三个月来苦修的见证。却仅仅修至天仙五层圆满的境界,而再难往前一步。

    为什么呢?

    机缘未至,或五色石短缺?

    机缘莫测,暂且不提。

    而五色石,一点不缺。

    在原界各地,奔波了大半年,并非瞎忙活,而是抢了数十家族,掠获两、三百万块五色石。即便是与灵儿,以及韦尚、钟尺、广山等兄弟们分享,自己尚存大半之数,足够闭关修炼所用。

    如此想来,或与《道祖神诀》有关。

    《道祖神诀》过于高深,至今尚未修炼娴熟。而且功法极为消耗修为,拖累境界的提升也是在所难免。

    嗯,还是机缘未至!

    无咎静坐片刻,翻手拿出他的魔剑。

    随着心念一动,景物变换。

    魔剑天地,依然如昨。

    阴暗朦胧之间,一团占地百多丈的白色雾气颇为醒目。

    那是由钟家祖孙,以及鬼赤、夫道子等人联手打造的阵法,不仅沟通内外,也是隔绝阴阳而维系生机的所在。

    而远处的角落里,则是盘踞着一道道黑影。仅剩下的两、三百头兽魂,散发着浓重的阴煞之气。

    如上,便是魔剑中的景象。

    哦,还有一人……

    “无先生!”

    一道金色的人影,匆匆迎了过来,竟神色讨好,而话语亲切。

    齐恒。

    不愧为原界的飞仙高人,家族之主。知时务,善变通。当他毁了肉身,遭到囚禁,逃脱无望之后,随即变得乖巧顺从。如今囚禁了六、七年,依然没有怨恨,反而与某位先生相处甚欢,好像是彻头彻尾的换了一个人。

    “齐兄!”

    无咎也好似老友相逢,点头微笑道:“时至今日,安然无恙。倒是要多谢齐兄的指点!”

    “无先生不必见外!”

    齐桓到了近前,拱手致意,又带着谦恭的口吻,道:“慧灵峡,乃是我早年间的无意所获,从不为外人知晓,如今为先生所用,也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啊!”

    所谓的慧灵峡,便是藏身的地下洞穴。因玉石遍布,状如峡谷,故而得名。幸亏有齐桓的指点,否则无咎根本找不到这样一个隐匿行踪的绝佳之地。

    不过,这位齐家主也太会说话了。

    无咎摆了摆手,道:“齐兄,再过几日,我便要前往玉神界,不知你愿否同行?”

    “啊……”

    齐桓微微错愕。

    这八、九个月来,某位先生接连盗抢了数十处灵脉,皆由他暗中指使,并出谋划策。对方屡屡得手之后,对他的称呼也终于多了几分敬意。正当他看到转机之时,对方却要离开原界?

    “也罢,我在动身之前放了你。”

    “不、不!”

    齐桓急忙摇头,诚恳道:“我与先生相见恨晚,甚为投缘,怎舍离开……”

    “嗯!”

    无咎摸出一个戒子递了过去,点头道:“你留下也好,方便我随时请教!”

    他话音未落,人影慢慢消失。

    浅而易见,此番现身,便是征求齐桓的想法,或者说是为了决定齐桓的去向而来。

    而齐桓愣在原地,默默盯着手上的戒子。

    戒子为他所有,如今物归原主。其中的物品,竟然一样不缺。

    那位先生,并非试探,而是真的要放了自己?

    齐桓突生悔意,禁不住伸手冲着脸上扇去……

    ……

    洞穴中,无咎睁开双眼。

    与此同时,“砰、砰”的叩击声从洞外传来。

    无咎回头一瞥。见修炼中的灵儿并未受到惊扰,他急忙收起魔剑,起身往外走去,并顺手封住洞口,轻声叱道——

    “老万,何事相扰?”

    洞外站着一位老者,正是万圣子,后退两步,疑惑道:“这般气急败坏的,莫非与灵儿仙子双修呢……”

    “老色鬼,闭嘴!”

    “啊,鬼兄也出关了……”

    万圣子回头张望,却并未见到鬼赤的踪影。他顿作恍然,也不禁怒道:“小子,我乃妖族祖师,并非色鬼……”

    而他话说一半,又作不解—

    “何为色鬼,没听说过……”

    无咎懒得分解,径自走下石坡。

    万圣子随后跟来。

    数十丈外的河水岸边,无咎收住去势,这才转过身来,瞪眼道:“说吧,有何见教,咦……”

    只见万圣子走到近前,卖弄般的挺直身躯,竟散发出八阶妖仙圆满的威势,随即他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

    “如何?你纵有神弓,亦非老万的对手!”

    老万痴迷于修炼之道,且自恃甚高。而某人竟然逆势奋起,后来居上,使他妒忌之余,不免起了争强好胜之心。恰逢有所境界提升,他忍不住想要炫耀一番。

    无咎却从来不畏挑衅,嘴角一撇——

    “哦,本先生还有三头六臂呢,与你老万相比又如何?”

    “哼!”

    万圣子顿作气馁,腰背也佝偻起来,就地盘膝坐下,摸出一个青玉酒壶与两个青玉酒杯,自言自语道:“前往玉神界,仅剩下两个多月的时限,老万纵有百万五色石,也难以安心闭关。否则修至九阶妖仙的境界,你纵有三头六臂也是枉然!”

    无咎撩起衣摆,相对而坐,然后抓起一杯酒,凑在鼻端轻嗅。

    “而事到如今,你却贪恋安逸,也该外出打探一二,否则夜长梦多啊!”

    万圣子饮着酒,话语中透着怨气。

    与其想来,既然前往玉神界,便该有所斟酌,未雨绸缪。怎奈某人依然不声不响,只顾陪着仙子双修。他老万弄不清状况,自然更添几分焦虑。

    无咎没有理会万圣子的抱怨,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闭上双眼,回味无穷道:“混沌一线喉,恰似青花绕指柔,好酒……”

    “哼,这羌家的青花酿也是一般。”

    万圣子哼了一声,继续提醒——

    “你莫装糊涂,老万是说……”

    无咎放下酒杯,吐着酒气,翻着双眼,道:“我与夫道子、龙鹊,约定在紫乌山碰头……”

    “紫乌山?”

    万圣子见某人终于吐露实情,趁机询问。

    无咎不再隐瞒,点了点头。

    “紫乌山再去万里,便是通往玉神界的结界门户……”

    “你要带着两位玉神殿的祭司同行?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以免害人害己!”

    万圣子似乎有先见之明,连连摇头。

    “我让龙鹊帮我寻找炼器之物,仅此而已。至于他二人是否前往玉神界,一切随缘!不过……”

    无咎稍作沉吟,话语一转——

    “诚如你老万所言。而鬼妖两家尚在闭关,兄弟们与灵儿亦在修炼,紫乌山又距此尚远,本先生……”

    “这有何难!”

    万圣子以为他弄清了某人的纠结所在,不以为然道:“你我先行走一趟紫乌山,探探风声。而此地有鬼兄照看,料也无妨!”他忍不住又饮了口酒,咂巴着嘴道:“一线喉……绕指柔……”

    便于此时,远处的洞口中冒出一位老者,不见他两脚挪动,只有枯瘦的人影飘了过来。

    “鬼兄!”

    万圣子打着招呼,分说道:“我与无先生外出一趟,你留下……”

    鬼赤飘然落地的瞬间,阴寒之气笼罩四周。而他依旧是面无表情,漠然道:“仙鬼妖三人行,岂能落下赤某?”

    一句话,带上他鬼赤。

    万圣子尴尬不语,扭头看向无咎。

    无咎咧嘴微微一笑,道:“两位,稍候片刻!”

    在地下躲藏数月,他早已是坐立不安。而想要外出,又放心不下。如今三人成行,他要与灵儿、韦尚、钟尺交代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