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64章 护道者麟王?

    “姜老,那小子虽然年少有为,潜力天赋妖孽,但是他太年轻了吧?如此危险的地方,放他进去,这不是害了他吗?”红尘仙尊祝红尘率先开口,眉头微蹙。

    因为这次这仙渊战场的特殊性,恐怕能够有资格进入其中的,修为境界实力最低都得在混元真仙巅峰以上,而且!这种级别的实力,也只是底线,只是炮灰而已!

    真正能够决定胜负的,

    是那些已经步入登天长生榜前列,

    甚至是领悟了长生真仙道路的小家伙们!

    而在这种情况下,让陈飞也进去?在她看来,这简直是让陈飞进去送死无疑。

    “确实……”

    天阵子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虽然他杀掉了那个小元灵,那你们也应该能够看出来,只是刚好战斗风格相克制而已,这要是换成其他类型的敌人,恐怕他的极限最多也就只是在登天长生榜的末尾而已。那等实力,确实是有资格进去了,但是,也只是炮灰而已,没什么意义……”

    顿了顿,他摇了摇头,感慨道。

    “归根结底,现在的他,还是有些太年轻了。”

    可就在此时,那烛照老魔却突然冷笑一声,淡淡反驳道。“炮灰又如何?你我能走到今天,谁不是拼出来的?”

    说到这,他顿了顿,冷冷说道。“你们几个好好想想吧,年轻的时候,尸山血海,千军万马中杀出重围,活到最后,再到举世皆敌,踏着一个时代上位。谁不是这样走过来的?”

    “确实!我知道你们都对他有很大的期望,甚至,还将他视为那件事失败之后的后手,所以才会这么保他,但你们考虑过没有,若是连这小小仙渊战场的,都闯不过去,那件事,真要是失败了,他能够扛得起那么大的压力吗?呵呵,我看悬啊……“

    此言一出,全场沉默。

    就算是那天阵子、红尘仙尊祝红尘也都没有反驳。因为他们知道,烛照老魔的语气虽然不好,话也不客气…但却不无道理。

    是啊,和那件事比起来,这仙渊战场的压力,真的很大吗?

    其实一点都不大。

    若是连这仙渊战场都不敢让他进去,还想让他承担起那件事失败之后,那么巨大的压力,这真的有可能吗?简直是有些想当然,想太多了。

    但如果那小子要失手了,死在了那仙渊战场当中,

    他们岂不是就要损失一枚重要的棋子,

    一切,就都要从头再来了?

    可现在的他们,已经没有从头再来的资本,和时间了啊!

    两难!

    一时之间,他们有些陷入两难。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要不,让他自己做决定吧。”

    就在此时,麟王突然开口,轻声说道。“消息告诉他,去不去,看他自己,这不就行了?”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眸光一闪,接近点头。

    “那就这样吧。我也觉得,让他自己做决定吧……”

    ‘附议!“

    ……

    而在见得这一幕,那姜战王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不过这样的话,还有一个问题,他若是来了半仙域,谁来为他护道?”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脸色一变。

    却没有一个人第一时间接话。

    陈飞和光明神龙族、飞仙帝族的恩怨,他们一清二楚!

    陈飞对于那太昊魔宗的威胁,他们也很明白。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无论是那飞仙帝族、光明神龙族,还是那太昊魔宗的压力,都是被他们太皇宫的各大势力联手,给挡在了中天大陆之外!

    给封禁在了半仙域当中。

    但要是陈飞来了中天大陆,来了半仙域,这情况可就彻底不一样了啊!光明神龙族、飞仙帝族,就盘踞在半仙域当中,甚至连那太昊魔宗的出手,也能稍微伸到这边来……

    换而言之,一旦当陈飞来到这中天大陆,来到这半仙域之后,他所要面临的敌人,可就不是以前的那混元真仙级那么简单了!

    而是货真价实的长生真仙级!

    也因为如此,不管是谁,若是成为了陈飞护道者,压力,甚至是危险,都会极大!毕竟无论是那飞仙帝族还是光明神龙族,可都是拥有长生真仙,甚至是长生真仙中期强者坐镇的啊!

    哪怕长生真仙中期强者,不可能轻易出动,但问题是就算是多几位长生真仙初期,以他们的实力,也都还是有些扛不住的啊……

    他们确实是很看好陈飞,

    这一点不错!

    但问题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他们却也还是不想亲力亲为。

    因为那纯粹是自找罪受!

    但就在此时,那麟王却突然笑了笑,道。

    “要不,就让我来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楞了一下。

    唰!唰!唰……

    旋即,一道道目光,都是惊讶万分,迷惑不解的看着陈飞。

    倒不是他们质疑,和怀疑麟王的实力!相反,在场所有人,要说最有资格成为陈飞护道者的,无疑是实力最强的麟王无疑了……

    这一点上,哪怕是姜战王,也都逊色一筹。

    但问题是,以麟王的性格,和身份地位,根本就没必要这么做啊。这种事情也更没人敢强迫他,可他为何会突然莫名其妙的想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呢?

    “老家伙,你是认真的?”

    姜战王紧盯着麟王,缓缓说道。

    “怎么,不相信我的实力?”

    麟王笑道。

    “那倒不是…以你的实力,头疼的只会是叶朝谷他们。”姜战王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既然如此,仙渊战场的事情,也顺便交给你一起,你派人去通知他?”

    “嗯,也一起交给我吧。”

    麟王笑着点了点头,旋即就见其站起身来,笑吟吟道。“应该没什么事了吧?既然如此,各位,我就先走一步,告辞了。青儿,我们走吧。”

    话音落下,他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迈步向大殿外走去。

    “是,师父。”而在见得这一幕,应青儿也是立马跟了上去。等到他俩走出大殿之后,应青儿这才连忙低声说道。

    “师父,这件事谢谢您了。”

    她还以为麟王是因为她,才会主动出手,接下这出力不讨好的苦差事的。

    不过那麟王闻言,却先是一怔,旋即摇头一笑,和蔼的说道。“你我是师徒,他救了我,我有必要替你去还情,而且,这事其实也不只是因为你一个人……“

    “除了你之外,我还欠他一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