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痴言空许 第一百一十三章 峤山远古人

    同样,这里的村民们也都围上来看慕饮霜,仿佛看怪兽一般,并且他们以一种怪异的言语,令得慕饮霜根本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幸得慕饮霜乃是修行中人,神识强大,能据他们的神念波动,进而推演,判断出话语的意思。

    只是不明白还好,明白之后却是连连苦笑。原来这些村民的眼中,他还真是一个怪物,当然,也有人再说,他是天神下凡,因为他的服饰与天神很是相似。慕饮霜心神一动,看来人类的服饰逐渐改变,应该与那些神仙应该多少有些关系。

    慕饮霜走上去,以神识感应那些人的神念波动,不多时,他便掌握了他们的部分语言,当下他拦住一位壮汉,以他们的语言道:“敢问这位兄台,这是什么地方?”

    那中年汉子以他们语言道:“这是峤山,附近还有七八个村落,对了,您真是天神吗?您是从天上来的?”

    慕饮霜闻言,不由一惊。在凡尘中时,他看过不少书籍,对于峤山也有所了解的。《诗经》之中,有“锐而高,峤”的句子,淮南王刘安所着作的《淮南子·泰族训》之中,亦是有“怀柔百神,及河峤岳”的记载。峤山,为山之脊背,乃是大罗岭的别称,道路狭窄,但却是极为平坦,凡尘之中,将在上面行走的生灵,成为大罗神仙。

    慕饮霜心下真的没底了,难道这里还是在昆仑虚之中?因为大罗岭,在昆仑虚是作为苍龙的存在,绵延起伏,无限延伸。但接下来的那人的话语让他彻底放心下来,此处已经不在昆仑虚中,而是处在昆仑秘境的深处。这附近的村落,过着的还是古朴的原始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宛丘大地,也就是昆仑虚,那是极为神圣的,是他们心中的圣地,他们以能生活在圣地外围而自豪。

    慕饮霜听完,脸色再次一变,因为他知道,昆仑秘境无边无际,甚至比凡尘俗世之中的世界还要大不知道多少。此时他可以肯定,他就是处在昆仑秘境深处,而且还根本无法辨别昆仑派在哪个方向。

    “你手中的这是什么?我可以用兽牙和你交换吗?”一个青年走了上来,看着慕饮霜手中的龙角和凤羽,满眼好奇之色。在这时,其他的人也都注意到了慕饮霜手中的东西。

    慕饮霜笑道:“这东西不交换,对了,你们世代居住在此,没有走出去过吗?”

    慕饮霜可以看出来,这些居民保留着远古的许多生活习惯和气息。但他们已经懂得织布,这就证明他们或许有可能出去过。在人间界的古书中曾有记载,远古时候,最先织出布来的是黄帝的妻子,是以人间界凡尘俗世之中,都认为黄帝的妻子是布匹的发明之人。其实慕饮霜知道,这些记载都不是真的,那些远古的修行者,身上的衣衫早已精致无比。

    那人傲然答道:“我们这里邻近圣地,谁会愿意出去行走?”

    慕饮霜彻底死心,到了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去昆仑派,更不知道如何回到长安。在这时,那青年又道:“你这东西虽然不交换,但可以给我看看吗?”

    慕饮霜心下正烦躁,道:“你看吧!”

    那青年闻言,满脸喜色,伸手往那龙角而去。只是这时,龙角轻轻一颤,荡出一道恐怖力道,直接将那青年给震开出去十几丈。在这时,所有的村民皆是露出惊恐之色,全都跪在地上,高呼:“天神!天神!”

    慕饮霜被吵闹声惊醒过来,这时才意识到,他手中的龙角不是普通凡物。这些远古遗民虽是个个力大无穷,但却是无法与他相比。当下叹息一声,压制住烦躁的心情,驾驭虹舟飞去。这些远古遗民见状,更是全都匍匐在地,虔诚无比。

    慕饮霜驾着虹舟飞行了几日,依旧处在大罗岭的地盘。这日,他将虹舟降落,停在一条河水边上,弯下身去,捧了一捧水。河水清甜,一股凉意袭至心间,令得他烦躁的情绪逐渐安定下来。他不断的回忆昆仑派的所在,以神识感应山势的走向,按着心中的方向,又走了一天,见得前面的悬崖峭壁之上,一个老人用绳索拴住身子,正在采药。

    不管如何,再次见到人类,慕饮霜总是高兴的。待得那老人采完悬崖上的药,下得悬崖来,慕饮霜上去抱拳,以那些远古遗民的语言说道:“敢问老伯,这是何地?”

    这老人身材高大,身着普通麻衣,须发皆是已经花白,面容普通,与寻常老人无异。但是慕饮霜知道,在这昆仑秘境之中遇上的,就算是先前的那些村民,都不会普通人,因为他们比普通人强大得太多了。

    老人瞧了慕饮霜一眼,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龙角和凤羽,干瘪的双眼之中,透出两道精光,只听他以当下的人类语言道:“说人话,我听不懂你的鸟语!”

    慕饮霜闻言,不由一呆,接着却是狂喜不已。这位老人与他的语言是相同的,那就是说这老人与他一般,非是来远古部落的遗民,如此,他回到昆仑派的就不由愁了。

    “前辈恕罪,在下慕饮霜,昆仑派落日峰的弟子,敢问此处是何地?”慕饮霜问道。

    老人嘿嘿一笑,接着叹息一声,道:“昆仑派的弟子?怎么走到这里来了?是了,你定然是自悬圃中的昆仑虚走出来的,唉,过去这么久的时间了,也不知道那只魔掌是否已经磨灭了。昆仑虚本是上好的灵地,如今恐怕已经变作了死地吧!”

    慕饮霜不由一愣,听着这老人的话语,他瞬间生出一种荒谬的想法,先前见到的那些村民,都是远古遗民,而这老人,似乎像是陆吾一般,知晓昆仑虚中的一切,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远古人。若是如此,这老人的强大与恐怖,恐怖觉不下于陆吾。慕饮霜心中不由暗骂一声:“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老子遇上的,竟是一些老古董?”

    “敢问前辈高姓大名?”慕饮霜恭敬问道。

    老人道:“名字吗?符号而已,唉,年纪大了,差不多都快忘记了,你直接称呼我为淳均即可!”

    “不敢!”慕饮霜急忙答应一声。开什么玩笑,这种从远古活下来的人,就算不是圣人,也是堪比圣人的存在,直接称呼,他还真害怕此老直接将他一巴掌拍得粉碎。

    淳均老人道:“你手中的祖龙角和真凤之羽,是人皇宫中平衡祭坛的那两样东西?”

    慕饮霜闻言,不由一呆,他只是认为他手中的龙角不凡,却没有想到却是祖龙角。祖龙,传说诞生于混沌之中,乃是先天生灵,其强大就是证道圣者,都不敢与其相比。

    震惊一会,淳均老人再次闻他龙角和凤羽的来处。

    慕饮霜自然不敢撒谎,更不会撒谎,当下他便把昆仑虚中情况简单说了一番,淳均老人听了,自然欣慰,他道:“灭掉一只魔掌,这成就倒是前所未有,看来陆吾的修为又进步了!”

    慕饮霜虽是说了自己动手,但磨灭魔掌的功劳,他自然是无法与陆吾相比的,加上他是一个不会炫耀自己的人,是以报功劳几乎都归给了陆吾,但淳均老人是何等存在,虽然没有亲眼所见,陆吾知道的,他也能看出来。

    “冒昧疑问,前辈可知道人皇去了何处?是否还活着?”慕饮霜道。

    淳均老人道:“人皇功参造化,早就证道成圣,乃是不死不灭的存在,自然还活着,至于去了何处,老朽却是不得而知。”

    慕饮霜闻言,不由叹息一声,看来人皇的行踪,还真是成了秘事。他又道:“前辈既然知道昆仑派,能否告诉晚辈,回去昆仑派的路如何走?”

    淳均来老人道:“你想走路?我可以告诉你,就算你是修士,能够飞行,你走上一辈子也不能回去昆仑派,因为这里是秘境之中的一处折叠空间,换句话说,这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你怎么回去?”

    慕饮霜听了,脑袋瓜子不由嗡嗡发响,这简直如晴天霹雳一般,当下心中一烦,顾不得其他,不由发出一声吼叫。

    “乱吼什么,真是个呆子,你能从悬圃中来,原路返回还回不去?不过无生崖那里可是上不去的,嘿嘿,你要想回去,以你的本事,怕是不可能了!”

    慕饮霜站了一会,忽然抬起头来,看向淳均老人,道:“前辈您乃是世外高人,自然能送晚辈回去!”

    淳均老人哼了一声,道:“我为什么要送你回去?送你回去,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慕饮霜笑道:“我手中的祖龙角和凤羽,都可以给前辈!”

    “这祖龙角乃是从祖龙身上脱下之物,用至宝都无法形容,乃是极为逆天的存在,真凤羽虽然比祖龙角差了许多,可同样也是至宝,你确定要将其给我?”淳均老人道。

    慕饮霜闻言,知道有戏,继续道:“只要前辈送我回去,这些至宝,自然都是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