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三百章 折翼天使(2)

    院长女士其实是独生女。

    她母亲和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离了婚,母亲一个人带着她,在她大学毕业就去世了。

    她跟大学时期谈的男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男朋友为了未来能够少奋斗几十年,甩了她,迅速和公司老总的女儿结了婚。

    院长女士刚失去母亲,又失去爱人,对那个长大的城市十分惶恐,于是选择出国,经营外婆的庄园。

    所以,夜澜这个侄女的身份当然是杜撰的。

    为了以一个合理的身份接手这个福利院。

    在原本的世界线中,院长女士去世后,福利院的十三个孩子无人照顾,慢慢的都不上学了。为了生存,他们走上了歪路。

    顾蒙倒是想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但他腿脚不好,只能坐轮椅,没有院长女士,除了福利院,他哪儿也去不了。

    福利院的孩子在学校本来就容易受排挤,院长女士去世后,再也没人哄他们睡觉,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对付那些欺负他们的坏孩子了。

    很多人受不了学校压抑的氛围,都开始厌学,渐渐地不肯去学校了。

    而且,他们也没有钱。之前院长女士靠着收租和做一些手工,勉强维持着孩子们的生活。等到院长女士去世,那些租借庄园种地的村民,都不承认租借了院长女士的地,再也不肯付租金。他们年纪太小,手工制作厂不相信他们的手艺,也不肯将那些手工品委托给他们,他们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来源。

    当生存都成了问题,其他的事情便也只能往后排了。

    夜澜只知道大概的剧情线,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反正这个世界的意志,是阻止福利院的孩子们走上歪路。他们未来具体做了些什么,夜澜不知道,因为世界将她传送至了十五年前,命运之轮刚刚转动,一切悲剧都还没发生的时候。

    对于还没发生的事情,世界的做法是给那段记忆打上马赛克。

    可能是为了保护这些孩子们的隐私,让任务者不要用对待潜在罪犯的方式对待他们吧。这对孩子们和任务者来说,都是一种保护。

    院长女士的葬礼是在她死亡后的第三天进行的。天灰蒙蒙的,不时伴有电闪雷鸣。举行完葬礼,回去的路上,就开始下雨了。

    雨下得很猛烈,孩子们沉默地在雨中行走,夜澜明显感觉到顾蒙哭了,这个大孩子在此之前一滴泪没掉,这会儿伴着大雨,哭得昏厥过去。

    推着顾蒙的孩子明显吓坏了,夜澜没有多余的功夫安抚他,只让他回去烧水,让淋雨的孩子回到福利院,先洗热水澡。

    之后她把顾蒙送去了医院,又让医生开了一堆感冒药剂,丢下顾蒙一个人在医院,先行回去让孩子们喝药。

    孩子们:你是魔鬼吗?

    “把药喝了,捂着被子睡一觉,应该不会耽误明天上学。”夜澜将药剂分发下去,看着他们不情不愿地喝掉了,就没有多管。

    “你们大哥哥现在住院了,我要去照顾他,晚上自己做饭吃,明天自己去上学,不准迟到,旷课,早退。要是被我发现你们不听话就死定了。”夜澜倚在门口,轻飘飘的、没有丝毫威慑力地警告了他们一下。

    她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没听到反馈,又问:“都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只有几个人稀稀拉拉的回应了,剩下一部分不认可她的,还沉浸在悲伤里的,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

    夜澜也不在意,小孩子嘛,不用管得太严,听见了记住了就行。

    嗐,她什么时候变成育儿专家了,以前一次带仨个,现在一下子带十三个。

    果然小孩子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就在夜澜胡思乱想的时候,她抵达了医院。

    镇上有一家小型医院,能够治疗简单的病症。

    顾蒙还没有醒,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

    他的手在被子外面,因为要输液。他的手很白,不健康的那种白,青色血管浅浅地埋在皮肤下,针头扎在他手背上,莫名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夜澜来到床边,手伸到他额头上空,隔着一段距离,分出一丝力量注入他体内,沿着他身体走了一圈。

    反正她已经凭空捏造了一个身份,还在这个小世界直接用了自己的分.身,也不在意使用更多的力量了。

    这种用于探查人体的力量,夜澜控制得很好,十分温和,不会给人带来任何不适。

    然而顾蒙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虽然很轻微,但注视着他的夜澜,轻易就能发现。

    她只是想看看他的身体是否还有不适,却不想让她发现了一丝异常。

    他的体内,有一股陌生的能量,在抗拒她的力量。夜澜的力量走到他胸口位置时,感到了一股阻力。

    这股能量还很微弱,产生的阻力很小,可以忽略不计。

    夜澜操控着力量适时地停了下来,有些好奇如果碾压过去,会发生什么?

    他的身体会崩坏吗?

    这会是什么呢?是顾蒙的金手指吗?

    这个世界没有灵气,也没有阴气,应该没有修行者呢。

    难道是未被发现的,陌生的能量体系?

    夜澜一边思考,一边将神识探入,分成更细的几股,沿着那不明能量的外围摸索起来。

    随着她的探索,她隐约看见了那团能量的颜色,无形透明之中,透着着粉……

    咦,这股能量,怎么漏得跟筛子似的,到处都是洞啊。她细如发的神识,能直接从这团能量中间穿过去。

    来回穿几遍,都能变成乱掉的毛线团了。

    就在夜澜想要更进一步地探索时,她听到了顾蒙暧昧的嘤咛和轻喘。

    夜澜的身体微僵了下,神识顿时定住不动了。

    她的视线,从顾蒙的胸口移到了脸庞,发现他苍白的面容不知何时染上了一抹浅粉。

    嗯……所以这个不明能量团,是他的g点?

    喜欢反派,我们来谈谈人生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