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小男孩你的眼力就是好

    弗兰茨表情惊惶地扯下了迸溅到肩膀上的半条断肠,他用手摸了把脸,感受到手和脸上那种血液和内脏肉沫融合在一起黏腻的感觉,他率先反应过来,顾不上为父亲感到悲伤,他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大叫着:“敌袭。”

    其他中*蒙特们也抽出了自己魔杖做着警戒状,但现在家族里的那些护卫和仆人完全**发出声,就被人摸到会议室的情况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他们这才注意到会议室的房门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

    在场最*轻的格里戈尔·蒙特觉得浑身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感觉自己的胃翻江倒海般难受,他开始哭叫一声后又开始干呕——眼泪鼻涕连同迸溅到脸上的内脏碎片和血液糊成了一团...

    哒哒哒

    重重的皮靴敲击地板的声音在外面的走廊中回响,厚重的鞋跟叩击地板的声音此时听上去特别响,就像是敲在人的心上一样。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巨大的恐惧,仿佛一座大山,一个又高又瘦、像一具白骷髅一样的光头男巫走了进来,死人一样苍白的脸古怪地扭曲着,**鼻梁的鼻子上的双眼白充着血,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魔法袍,脚上踏着一双暗黑色的加厚底龙皮靴——正是这双皮靴制造的声音,压得众人的心脏快要爆裂了。

    而随着他的进入,会议室区域光影一阵抖动,门后出现了更多食死徒打扮的身影,火炉旁一个中*男巫把罩在身上用隐形兽毛发编织而成的隐身斗篷从身上取了下来,露出了满头被打理得很好的浅金色长发让他看起来就像是白孔雀一样——从这件隐身斗篷的效果来看它还足够新,丝毫**用旧后那种开始变得不透明的迹象。

    “主人!这些家伙刚就谈论到了维克那之眼!”卢修斯·马尔福满脸兴奋地说。

    “那么,卢修斯,你们还在等什么?”

    此时,在德国魔杖大师格里戈维奇家。

    几乎码到天花板的几千个狭长的纸盒长短不一地占据了房间的大半空间,在这些纸盒前,满头白发的格里戈维奇正在他的魔杖制作台前,阅读着一份由猫头鹰刚传过来的信件。

    在房间中另外一片较为空旷的地方,摆放了长桌长凳,正对着一台吊在了半空中的电视,邓布利多穿着点缀着金色星星的紫色魔法长袍,坐在长桌最尽头的主位,双手搭在一起拄在长桌上,神情严肃地和一众凤凰社成员看着电视中正在直播的霍格沃茨浮空城的现场。

    电视里正直播着艾伦接受霍格沃茨马人们效忠的场景,而现在这间魔杖作坊里除了魔杖制作大师的摩擦声和电视机内的声音外一片寂静——艾伦以一己之力将霍格沃茨浮空以及那闪烁着危险又迷人蓝色光芒的密瑟能核,让一众凤凰社们都完全被震撼了。

    疯眼汉穆迪完全干巴巴地回过神来后,看到其他人因为震惊而一言不发的模样,顿时他就觉得心中很不自在,于是他便发泄似的打破了房间凝滞的气氛:“哈里斯这小子是在炫耀...特意搞了个什么国际阿尼马格斯会议,实际上就是想要炫耀自己的实力...不过就是大型飞毯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倒是这些往日高傲得不行的马人居然肯为哈里斯卖力倒让我完全没想到。”

    “阿拉斯托,你不要被偏见遮蔽了双眼。”卢平闻言收回眼神放在疯眼汉身上,轻声细语地说道,“这对于普通巫师是非常有帮助的...魔法界得到发展,物价降低,还会促进其他各方面的研究...阿拉斯托,你不明白,对于那些穷困潦倒的魔法界的边缘智慧种族来说,物价降低意味着生活将会得到很大的改善...还有那些马人们的投靠,不管这些巫师是不是自愿的,但是霍格沃茨可以依靠自身的威势让英国巫师们开始这样接受她们,也就变向改善其他国家这些生物的处境。”

    “莱姆斯,你说得的确很有道理,但是我们现在更担心的事情是...这种突然的魔法技术革新导致的物价降低...这会搞乱各国魔法界的经济...”金斯莱一边耳朵上带着的金色耳环随着他说话的幅度而晃动,他深沉缓慢的嗓音此刻饱含担忧,“在教育事业上对纯血家族们宣战后,哈里斯这是开始在经济方面入手了...艾伦·哈里斯这些**动作究竟想干什么?这毫无疑问,会导致其他的国家继国际巫师联合会会议后,更加敌视英国...但哈里斯似乎也是故意乐见于此...”

    “注意一下霍格沃茨的规模。”卢平继续出声了,“我认为你们把事情想复杂了,注意一下霍格沃茨现在的规模...我认为艾伦似乎是想通过这件神器,吸引更多的巫师到霍格沃茨附近居住...既然他扩建了这么大座学城,光英国魔法界的人口是填不满它的,你们知道艾伦的风格,他这么做我认为就是想吸引国外魔法界的巫师过来居住。”

    “但其他国家的魔法界恐怕不会因此就会高兴的。”一位头发乌黑、面颊粉嘟嘟的中*女巫说道,“这种威胁会导致其他的国家更加敌视英国,那样的话,在国际社交上,我们将和我们的英国麻瓜同胞一样孤立,只是他们是自己选的我们是被迫的。”

    “海丝佳你说得对!”穆迪闻言有些迫不及待的地扭头喊道:“邓布利多!我们就不能阻止哈里斯的胡作非为吗?”

    “别冲动阿拉斯托!”金斯莱看了一眼**作声的邓布利多,然后叹口气劝道,“我们**理由阻止...**理由,也**权限,总不能因为艾伦发明一个伟大的魔法发明,我们就跳出来反对...上次转移哈利的行动已经让我们凤凰社被迫离开了英国,如果现在我们在这种时候以这种担忧跳出来...这会把我们凤凰社也立于相当不利的处境...”

    “这倒是我比较担心的,自从上次国际巫师联合会会长道歉**之后,在英国魔法界不少*轻巫师中,似乎就已经开始出现了很偏激的主义...包括我的那些老傲罗搭档里,对身为英国魔法界一员这一点,很多人开始似乎有了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这不是一件好事。”

    “小天狼星也多少有些这种倾向...”卢平扶着额头说,“或者说他小时候就有,只是最近又开始表现了...今天霍格沃茨升上了天,会这么想的肯定更多了。”

    邓布利多用手玩弄着自己的魔杖,让杖尖碰触到他的歪鼻子上,嘴巴微张,皱着眉头,透过月牙形的眼镜看向直电视里的直播:“莱姆斯...”

    “阿不思?”卢平有些疑惑地看向邓布利多。

    “莱姆斯,如果方便的话请告诉我...你知道格雷女士和艾伦平日里的关系是怎样的吗?”看到卢平有些不理解的样子,他进一步问道,“我注意到,格雷女士也在你的婚礼上出现过,这几个假期似乎都是住在了艾伦家里?”

    “这个...好像是...”邓布利多这个问题让卢平有些意外,这倒是有些不好回答,他有些无措地解释道,“抱歉,邓布利多,平日里我也**关注这方面...要不我找朵拉问一下,她平日里和哈里斯一家接触的时间比较多。”觉得自己的说法似乎可能让邓布利多失望,卢平连忙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格雷女士在假期里好像也在那个疯姑..呃,我是说洛夫古德家里,我记得尼法有一次去看婚纱的时候,说起过...阿不思,你问起这个是?”

    “没什么莱姆斯,只是突然想起觉得有点怪异而已。”邓布利多神色轻松地对卢平摇摇头,接着他收起了一直在手中玩弄的魔杖,开始拿起一块德国的蝴蝶脆饼放进口中咀嚼,“椒盐咸口的点心我总是吃不太习惯...”

    “邓布利多。”

    格里戈维奇从不远处的魔杖制作台走了过来,他打断了凤凰社们的讨论和邓布利多,“我这段日子观察到,你手上的魔杖似乎不大顺手?作为你们大老远辛苦来保护我的回报...让我为你量身制作一根适合你的新魔杖吧?”

    邓布利多闻言稍微愣了一下,接着他脸上就浮现出招牌式的调皮笑容:“不愧是*轻人,小男孩你的眼力就是好...我之前的那根魔杖丢失了,就随便找了一根凑活用呢。”

    “小男孩?!你可比我大不了多少!我们走到一起别人可能会觉得你比我*轻多了!”满头白发和胡茬的格里戈维奇说着总算回过味,“我永远搞不懂你们英国人的‘幽默’!我知道你能不依靠魔杖施法,但有一把更顺手的起码能让你这个老头在战斗的时候更轻松一些。”